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走进2010

惶恐不安:全球经济十年

FT国际贸易编辑艾伦•贝蒂:我们信心百倍地走进这十年,告别时却惶恐不安。21世纪步履蹒跚地步入自己的“青年期”,展望未来,我们看到的却是不断扩大的政府赤字和仍未解决的全球失衡。

十年前,人们最担心的是流氓技术会让世界经济损失殆半。而今,当企业与工人在这十年临近尾声之际苦苦挣扎的时候,与实际发生的一切相比,对千年虫毫无根据的恐惧看上去几乎有些离奇。事实证明,造成灾难的不是计算机故障,而是银行家。而这场由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动荡,不会像对于千年虫(Y2K)的担忧那样迅速消散。

某种程度上讲,每个十年都是由之前十年所定义和塑造的。上世纪90年代是全球化的第二个黄金时代,有些类似19世纪80年代。互联网形式的新技术,以及数十个共产主义国家加入资本主义阵营,引令全球市场融为一体。

在经受了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这样的冲击之后,人们信心高涨。全球经济进入了一个所谓的“大缓和”时期(Great Moderation)。正如瑞银(UBS)资深经济顾问乔治•玛格纳斯(George Magnus)所言:“你能想到的几乎所有经济变量的波动性都已经消失。”他表示,当时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富裕经济体能以5%的名义增长率永远增长下去。玛格纳斯表示,在这个十年之初,“政策制定者通常的想法是:‘继续向前、继续向上、继续全球化进程'。”

他们几乎立刻遭遇了一场打击,那就是科技泡沫的破灭,进入2000年还不到3个月,纳斯达克指数(Nasdaq)便创下了历史高点。不过,由于美联储(Fed)大幅减息,新当选的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也推出了一系列大规模减税措施的第一项,结果这一轮全球经济放缓相当短暂和微弱。

当时财政手段的弹药储备似乎相当充足。官方经济预测显示,联邦预算盈余——用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的话说——“一眼望不到头”。但是,由老布什开启、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延续的艰辛的财政巩固工作,将日益遭到破坏。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政策制定者对于全球经济弹性所表现出的信心都得到了证实。这种信心在经历了一系列打击之后仍巍然屹立。首先是9/11事件,一些末日论者认为,该事件标志着毫无节制的全球化进程已穷途末路,他们预言,随之而来的对人口、商品及资金流动实施的安全管制,会阻挠全球经济前进的步伐。事实上,对海运集装箱的额外检查和遏制恐怖主义资金的行动几乎没有造成任何影响。整体经济增长和贸易都出现回升——起初步伐缓慢,随后便恢复到上世纪90年代繁荣时期的水平。有碍信心、贸易和增长的一系列潜在障碍逐一呈现:非典(SARS)、禽流感、入侵伊拉克、油价暴涨。但经济复苏的势头将一切问题都推到了一旁。

不过,尽管全球经济能够应对外部冲击,却无法忽视自身的过度问题。在这个十年的中期,由于世界各国利率普遍偏低,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关键是还有那些为了给房地产市场融资而创造的金融资产的泡沫——开始以不可持续的方式膨胀。源自上世纪90年代的对自身智力的信心,给政策制定者们帮了倒忙。在一流的政策框架中,一家独立央行将目标瞄准消费者价格的通胀,而不关注资产价格的泡沫。

由于通胀率依然很低,各国央行没有必要采取行动。至于金融监管机构,它们正在应付不知从哪里冒出、发展迅猛的新资产类别——债务抵押债券(CDO)、信用违约互换(CDS)。根据标准的理论,这些新工具能分散风险,让金融体系更加稳定,而不是更为动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