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间论坛

“大国崛起”与“帝国兴衰”——新年首感

丁学良:帝国经营之道有三个阶段:“敢于杀人”、“善于杀人”和“超越杀”。

这两年来中国主流媒体和大中型会议最热衷的话题之一是所谓的“大国崛起”。其实,谈论大国的崛起与否,也就是谈论帝国的兴衰。你看,被中文传播渠道炒得反过来颠过去的那几个正反面样板,哪一个口袋里不是揣着“帝国”的身份证?——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国-苏联、美国,你说哪个不是?讨论大国能不能崛起而不讨论帝国能不能维持,就像讨论人能不能长寿而不讨论人能不能维持健康一样,是一部搞笑的电视剧。所以,还是让咱们排除来自各方面噪音的干扰,把分析比较的镜头瞄准帝国兴衰的那些要害部位上,一百天不动摇。

在刚刚过去的2009年冬季我为FT中文网《中间论坛》所写的《“民族区域自治”与“分裂主义”:中国边疆治理的难题试解》八篇系列评论中,主要讲了一个失败的帝国的不完整故事,也就是苏联共产党有效地建立、也是它自己有效地损毁的20世纪头号大帝国的简历。我的用意很明白,就是苏联帝国的那一套放在历史的长程跨度来衡量是没有出路的,别看它当年那么辉煌,那么自豪,那么嚣张。这里要插一句,我们今天在全球众多报刊上每日都读到的所谓“G2”的说法,其实有那么点国际国内交替传销的大忽悠味道——当年美国和苏联作为最强悍的两个超级大国,应该就是原汁原味的“G2”了。现在呢?那威武了半个多世纪、原版的“G2”的另一半去哪儿啦?希望中国研究界和传媒界头脑清醒的人们,别每天把大忽悠味道的东西当营养早餐广为推销。

很多热爱中国,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祖国受害于民族误解、纠纷、仇恨、冲突乃至拔刀互捅的严肃读者和朋友们,希望我也讲一些成功的帝国的故事,以便为中国的下一步提供替代性的开放思路。现在刚迈进2010年,春天不会太远了,我就拼命乐观一阵,讲一些相对而言比较成功的帝国经营之道。不过在进入具体的描述评论之前,我得要“把丑话说在先”,就如同签订商业交易合同一样,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读误会。

头一条要跟大家交代明白的是:在我所阅读学习了解和经历的范围内,还没有碰到过一部干干净净的帝国史。换言之,所有的帝国都有血腥的过去,不论是历史上的帝国,还是大帝国至今尚存的后裔;不论是挂着资本主义旗号的帝国,还是挂着社会主义旗号的帝国;不论是西方的帝国,还是东方的帝国;不论是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的帝国,还是伊斯兰教的、神道教的、佛教的、儒家的帝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所有的帝国都起源于征服,没有征服扩张就不会有帝国。征服扩张有多种手段,武力是必不可少的。因此,所有的帝国都是从血泊——必定是多个部落、社群、民族、种族厮杀的血泊——中浮升起来的。而且,比较哪一个帝国地基下面的血浆更深更广更厚也不那么容易,由于政治和技术等等的障碍,使得这类经验研究和材料核实难上加难。

你看,眼下这个星期就有一起正在进行着的、跟我们特别有关的源于核实资料的吵架案例——日本和中国共同编写的历史教科书再一次延期发表书稿。双方原定在2008年中日缔结《和平友好条约》30周年时发表研究成果,但因中国方面要求一再延期。中日两国共同进行了3年研究,因为对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的争执等原因,使得双方预定在2009年12月24日发表的第一份研究报告出不来(参阅BBC 2009年12月25日由日本发出的报道)。我们这些做教育的人真想看到这样的一部破冰之作发表。据在日本一所著名大学任教多年的欧洲历史学家透露——该消息后来在日本报刊上得到证实——日本史学界踢回到中国方面的球,比要搞清楚南京大屠杀的确切数字“是30万还是在5万至20万之间”一事厉害得多,让中方颇为难堪(详细可读《产经新闻》记者野口東秀、矢板明夫2009年12月19日报道及他们此前的跟踪系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