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罗宾汉税

罗宾汉税不一定劫富济贫

FT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得到了众多慈善机构支持的罗宾汉税看似理由正当,可打动不了我。这笔钱最终不会由银行家来支付,而是分摊到我们每个人头上,而且税额也根本谈不上“极少”。

上周,一家发展慈善机构的新闻办公室找到我,希望我对“罗宾汉税”(Robin Hood tax)表示一下支持。该税的理念——“将银行的危机变成整个世界的机遇”——是“对银行家征收极少的税款,每年就能筹集到数千亿英镑”,用以“应对贫困和气候变化问题”。唔,我是罗宾汉的狂热粉丝,对银行家没什么好感,也愿意解决贫困和气候变化问题。但这个主意可打动不了我。

罗宾汉税得到了众多慈善机构的支持,英国演员比尔•奈伊(Bill Nighy)还在一场成功的宣传活动中担任主角。这都是好事。但让我相当错愕的是,至于这种税究竟是不是一个好主意,宣传活动则漠不关心。

让我们首先看一看罗宾汉税网站上的声明:“对造成了目前这种困境的……银行家征收极少的税额”。首先,该税征收的对象并非银行家,而是金融交易。此外,税额未必极少,因为一些有价值的金融交易账面价值相当高,而实际价值却小得多。例如,我去购买一份车险,如果我将别人撞成了永久性残废,就会引发100万英镑的赔付。我的保险公司会希望对这份价值百万英镑的风险进行再保险。这是绝对明智的,而且是对社会有益的非投机性交易。但根据0.05%的“极小”税率,100万英镑的账面价值就要交纳500英镑的税款。很难想象,这样一笔税款不会影响到我的保费。

罗宾汉税按计划能筹集数千亿英镑,而这笔钱最终不会由“银行家”来支付,而是以不可预料的方式分摊到我们每个人头上。罗宾汉本人似乎毫不关心自己的箭将射向何处,或者至少是不愿意给定目标。

如果这种税能减少破坏性活动,就像对二氧化碳排放或交通堵塞征税一样,那么它肯定有吸引力。但可能吗?詹姆斯•托宾(James Tobin)和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都曾建议对金融交易征税,也都相信能以此降低金融波动性。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效果根本谈不上显著——你会发现,这种税反而可能鼓励规模更大、更不合规范的金融交易。打个比方:如果每次使用取款机都要缴纳一笔手续费,我会减少使用次数,每次提更多的钱,这样,我钱包里现金数额的波动会更大。要记住,最容易出现泡沫的资产市场是住宅市场,而购房交易额巨大,交易时间也相当长。

目前没有多少证据显示,对交易收费能减少波动性。现有的证据利弊参半——但多半不利于罗宾汉税。在法国股市,“最小价格变动量”越大,价差就越高,相当于征收了一笔税:而他们会使波动性有所增加。上世纪80年代瑞典对股票征收交易税,导致股价和成交量双双下降,但波动性毫无改观。

银行的确让我们失望,但解决办法是对银行进行改革,而不是对金融交易征税。(本地公共汽车公司有时也让我失望;但我从未把这当成征收公共汽车税的理由。)我谨建议将下面几项措施结合起来:提高资本充足率要求,加强监督,改进银行破产程序,并为纳税人对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担保收费。在我的政策改革清单上,金融交易税进不了前十名。实际上,它压根儿就不在清单之上,只能算个助兴节目。

我没有忘记罗宾汉税要为极贫困人口募资这一终极目标。无论从政治角度、还是从个人角度来看,我都会继续支持这项事业。但罗宾汉运动的发起人让我不太放心把自己的钱托付给他们。光有钱还不够:我们还必须关心什么办法有效。他们关心吗?

蒂姆•哈福德的新书为《亲爱的卧底经济学家》(Dear Undercover Economist),由利特尔-布朗公司(Little, Brown)出版。

译者/陈云飞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