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谷歌

互联网与国界(下)

谷歌与中国在互联网自由问题上发生争执,虽然为谷歌在美国政坛赢得许多喝彩声,但几乎没有哪家公司准备响应,其它各国政府也都对此没有太大热情。

但尽管谷歌已发出信号,表明自己将坚持立场,但几乎没有哪家公司准备响应,这让那些威权政府更容易继续当前的政策。

“全球网络倡议”组织(Global Network Initiative)一直得不到广泛的支持,就是一个佐证。该组织成立于4年前,旨在为企业和非政府组织提供一个论坛,为应对在线审查和压制设计一种通行做法。不过,该组织迄今仍只有3个企业成员——谷歌、微软(Microsoft)和雅虎(Yahoo)。据一名与会者透露,在美国国务院3月份召开的一次会议中,美国副国务卿罗伯特•霍马茨(Robert Hormats)对近20家公司的技术和电信高管们进行了严厉批评,指责他们没有团结起来支持该组织。

未支持谷歌 微软挨批

即使那些已在公共场合宣示立场的公司,态度也可能模棱两可。不久前,微软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及董事长比尔•盖茨(Bill Gates)就谷歌事件发表公开评论,似乎在中国与谷歌的争执中站在中国一边——仍在中国提供经过审查的搜索服务的微软,势必会获益于谷歌的立场转变——为此,微软遭到总部位于纽约的游说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批评。鲍尔默随后发表了一篇博文,重申了微软对互联网自由的支持。

各国政府在这方面也都没有什么热情,尽管美国的政治热度今年有所升温。谷歌着力强调,网络攻击导致该公司改变了对中国业务的态度,在日益担忧网络战的美国,这种强调起到了煽动情绪的作用。

今年1月份,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宣布,促进全球互联网自由是美国使命的一部分。她的支持者认为,尽管尚不清楚美国将付出多大的外交努力来支撑这些话,但希拉里至少已将这个问题列为双边讨论的一个议项。

美国国会也参与进来。“出于某种原因,多数人认为言论自由正在占上风,但实际情况正相反,”民主党参议员特德•考夫曼(Ted Kaufman)表示。最近,他与另外九名参议员(其中五名共和党人)成立了“全球互联网自由议员团”(Global Internet Freedom caucus)。

不过,这些努力仍未得到其它地方的回应;例如,行业高管们哀叹称,欧洲的支持不冷不热。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人们怀疑,美国一些参与推崇互联网自由的人动机有问题。麦康瑞表示:“冷战份子正抓住这件事,重提他们的日程。”

此外,戈登斯密斯警告称,美国对其宪法《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的信奉,并未在其它地方引起强烈共鸣——在其它地方,不同的隐私及其它社会期望往往得到更优先的考虑,正如澳大利亚过滤计划所显示的那样。

促进互联网自由与打击网络犯罪

或许最重要的是,政府促进互联网自由的企图,与另一项工作重点也直接抵触,那就是打击各种形式的网络犯罪——从身份盗窃和共享受版权保护的电影,到由政府撑腰的企图窃取商业及军事机密的行为。

打击网络犯罪的一种明显手段,就是设法增强官方对互联网的监控,尽管这也令人不安。

例如,网络安全的倡导者长期批评,相关规则东拼西凑,过于宽松,让那些使用假身份的人易于获得网址。以.ru(俄罗斯)和.cn(中国)为结尾的域名中,犯罪行为比比皆是,以至于许多西方公司和软件服务阻止浏览器访问这些域名的网站。最近,中俄两国都出台了法规,要求验证所有申请注册域名的人的身份。这应该会有助于抑制犯罪行为,但也会让政府更清楚地掌握异议人士的行动。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