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蚂蚁、蚱蜢和蝗虫

勤俭蚂蚁和浪费蚱蜢均被蝗虫(金融资本家)愚弄?

寓言寻求阐释现实。我在上周讲述了有关“蚱蜢和蚂蚁”的寓言,目的是简要说明全球经济。今天我希望谈两个问题:谁受益于进口盈余的蚱蜢和出口盈余的蚂蚁之间的贸易流动?两者能够互惠共存吗?

首先,谁会受益?为了回应我给蚂蚁的这个建议“如果你希望积累长久的财富,就不要借钱给蚱蜢”,我的同事罗宾•哈丁(Robin Harding)提出了这个问题:“蚱蜢的收益会是什么?”

传统的答案是,双方都应受益于自愿交换。这包括那些“跨期交换”——蚂蚁现在向蚱蜢提供商品,以换取未来的还款。

然而这种说法假定:这些决定是明智的,市场富有弹性,合同能够执行。所有这些假定似乎都不那么可信。读者可能会争辩说,人们可能不会做出明智决定的原因之一是,有“蝗虫”之称的金融资本家愚弄了蚱蜢和蚂蚁双方。在最好的情况下,金融市场中的机构和信息问题让蚂蚁或蚱蜢难以理解发生的一切。在最坏的情况下,蝗虫利用它们的财富和知识操纵游戏,为自己谋利。

金融市场肯定会经历狂热和恐慌的周期。房地产市场在其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在市场繁荣时期,不断上涨的土地价格为举债提供了担保,还刺激了人们的冒险行为。在市场低迷时期,土地价格的暴跌可能导致大量破产,并可能压垮债务过多的金融机构。

一些经济学家质疑商品和服务贸易带来的益处,是否根本不适用于金融交易。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贾格迪什•巴格沃蒂(Jagdish Bhagwati)就这些问题写了一篇著名的文章。他在文中对其所称的“华尔街-财政部联合体”进行了谴责。*

总之,我们不能假定,跨境融资会让蚂蚁和蚱蜢就借贷和支出时机做出明智决定。蚂蚁可能会发现,它们的资金已经被消费或投资在住房等不可贸易资产的生产上。它们还可能发现,实在难以从蚱蜢窝那里获得还款。诚然,在欧元区内部,实力强大的蚂蚁国家或许能够将陷入困境的国家置于集中控制之下,尽管只是对较小的国家才有这种可能。但在面对美国这个最大的净债务国时,同样的情况将不可能发生。

这似乎意味着,蚱蜢至少应该受益于往往“无偿”的资源的流入。但如果流入的结果是不可持续的消费水平,而可贸易商品和服务的产能投资不足,这种假设就站不住脚。当资本流入停滞的时候,经济崩溃可能是非常痛苦的——如果固定汇率(或货币联盟)要求名义工资和价格在一定时期内下降,情况就更加糟糕。这种做法进而往往会提高债务的实际价值,加重负债累累的蚱蜢的苦难。

总的来说,从蚂蚁向蚱蜢的大规模债务融资净流入,似乎不太可能为任何一方带来太多好处。没错,蚂蚁的确提高了生产力,但它们也积累了低质量的资产,并变得依赖于很可能不可持续的蚱蜢需求。蚱蜢窝的经济则变得依赖于不可持续的资本流入和过度消费。当盛宴结束时,双方都会头疼无比。

这就引出了下一个问题:有办法确保蚂蚁和蚱蜢和谐共处吗?

答案肯定包括降低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这是监管辩论(我探讨过的话题)的焦点。这里我会加上两点:第一,对土地的出租价值征税,以求降低房地产周期的极端性;第二,在税法中消除对举债的激励。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