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银行家

为银行家鸣不平

拉詹:市场为何会为糟糕的冒险决定提供过度回报?

银行家们肯定松了一口气,因为海上钻井业的过失成了那些关注企业贪婪行为的人士的焦点,而银行家已降为次要关注对象。但是,他们获得的喘息时间很可能不会太长。正在进行的调查,必将发掘出更多在道德甚至法律方面有欠缺的银行家。如果再回想起银行家刚刚获得公共资金纾困即觊觎巨额奖金的丑态,公众将会更加坚定的认为,金融业只图赚钱、毫不顾及自身行为对社会整体造成的后果。我们如何向该行业灌输更多的社会价值观?抑或,银行家的贪婪是否在多数情况下是有益的?

大多数人工作并不只为赚钱。对许多人来说,他们工作的一个主要动机是,他们知道自己的工作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银行家们也没有什么不同。但在两个重要方面上,银行家的工作与其它多数职业存在区别。首先,销售某发电项目债券的经纪人,只不过是一部庞大机器上的一个小零件而已,她永远看不到自己帮助建设的那家电厂。其次,衡量这位经纪人贡献的最直接指标,是她为自己公司赚到的钱。这既是“保持距离型”金融体系的价值所在,也是其成本所在。

举例来说,某位交易员卖空了某公司的股票,因为他觉得那家公司经营不善。他并没有去关注那些丢掉饭碗的工人,也没有去关注失业给这些工人的家庭带来的困难。然而,卖空者夺走了经营不善的公司将会浪费的资源,履行了一项很有价值的社会职能。如果某公司的股价暴跌,它将无法轻易筹集到资金,甚至可能会被迫关门。

上面那位交易员并不是导致那家公司关门的原因。如果他的看法是错的,那家公司经营得很好,那么其他交易员将站到他的反面,买入股票,推高股价,让卖空者赔钱。通常,只有当那位卖空者的看法得到普遍认可、即那家公司的经营状况真的糟糕时,它的股价才会暴跌。经营不善才是那家公司陷入困境的根源;那位交易员只不过举起了一面镜子,把这一根源反射出来。

衡量那位交易员社会价值的最佳指标,是他是否从上述交易中赚到了钱。如果赚到了钱,就表明他的卖空之举是正确的,社会也将从他的行动中受益。这就是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之所以管用的原因,也是银行家通常都对社会有益的原因——尽管他们自己也赚得盆满钵满。

不过,一旦市场纪律崩溃(这种情况时有发生),精细激励的金融体系就会迅速脱离正常轨道,造成莫大的损害。货币的匿名特性使其成为一种糟糕的机制,不善于将金融家的行为朝有利于社会的方向引导。抵押贷款经纪人的佣金,是来自为寻求修缮住房的职业夫妇提供各种明智的选择,还是劝说一对老年夫妇办理他们负担不起的转按揭贷款?如果审慎的银行对经纪人的贷款进行详细审查,拒绝为不可靠的抵押贷款提供再融资,那么这就构成了市场对经纪人行为的约束作用,促使他专注于劝说那对职业夫妇,而不是诱骗那对老年夫妇。但如果市场愿意对他的贷款照单全收,他就容易去捞取不义之财。

那么,理解本轮危机的关键在于,市场为何会为糟糕的冒险决定提供过度回报。非理性的兴奋感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更重要的因素或许要算扭曲了市场的政治力量。担心收入差距逐渐扩大的美国国会,将巨额资金引向越来越大的低收入住宅市场,加上大量外资流入,使房贷市场的一切纪律荡然无存。而美联储有意维持宽松货币政策,直到就业率恢复至原有水平,而且一旦金融体系陷入困境,还会注入大量流动性,这种做法消除了流动性不佳的资产负债表在人们眼里的任何成本。我们要严惩追逐奖金的银行家,但也要同情他,因为他正寻求恢复自我价值的首要衡量标准。然而,与其试图向他们灌输社会责任感,社会将扭曲了市场的力量作为目标,或许会更有用一些。

本文作者是美国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Booth School)金融学教授,著有《Fault Lines: How Hidden Fractures still Threaten the World Economy》一书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