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外对话

转基因辩论期待更好传播

贾鹤鹏为环境网站“中外对话”撰稿:解决中国有关转基因作物的冲突,沟通是关键。科学家们需要更贴近公众,缓和他们对食品安全的担忧。

最近在中国有关转基因作物的激烈辩论,凸显了在科学家与公众之间传播极为缺乏,也显示出政府迫切需要提高透明化。

2009年11月,中国农业部宣布给两种抗虫转基因水稻和一种转基因玉米颁发了安全证书,后者能帮助禽畜吸收更多的磷元素,磷是玉米和大豆饲料中重要的营养成分。

这个决定立即引发了热议。在3月初,在11届中国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期间,120位中国学者就联名签署了公开信,要求农业部撤销转基因作物的安全证书。这些学者大部分是人文和社科学者。

公开信提出了更极端的控诉,它暗示转基因作物造成了实实在在的健康威胁,它们的大规模应用可能对国家非常危险:“批准转基因水稻和玉米商业化意味着中国将成为第一个种植转基因主粮作物的国家,将威胁国家安全。”

同时,在中国全国政协会议上,致公党也拿出了相关提案,呼吁对发展转基因作物采取谨慎的态度。

一些环保组织表示认同。“如果转基因大米成为13亿中国人的主粮,当前的研究方案并不足以测试转基因作物对下几代的毒性影响,”反对转基因食品的绿色和平组织活动人士方立峰说道。

但另一边,转基因科学家和绝大多数进行安全评估的科学家都认为,这种担忧没有必要。“我们已经对转基因作物进行过深入广泛的研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转基因作物对环境存在令人担忧的影响”,吴孔明说道。吴孔明是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安全科学家、国家转基因食品生物安全委员会成员,该委员会就政府是否颁发生物安全证书提出建议。

显然,学者们的抗议信搞混了生物安全证书和商业化。生物安全证书并不意味着作物的直接商业化。在大规模商业化之前,还需要大规模实地实验,从获批的种类中开发出更多富有成效的转基因种子,并对这些种子再进行评价。这个过程至少还要再花5年。

获得安全证书的转基因水稻研发者、位于武汉的华中农业大学科学家张启发院士表示,“获得证书之后,我们将开展更大规模的田间试验,获得更多数据测试其安全性,一旦发现问题,我们将终止其商业化进程。”

据农业生物技术应用国际服务机构(ISAAA)2009年年度报告称,如果转基因Bt水稻商业化(Bt转基因水稻是一种转入了苏云金杆菌基因的抗虫转基因作物),将为中国4.4亿稻农每年多创造40多亿美元的收入。

但是方立峰表示,最大的受益者还是那些转基因种子公司,因为农民将无法获得传统的非转基因种子,从而遭受损失。

然而,中科院中国农业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员胡瑞法等人的研究表明,以占中国种植面积达70%的转基因棉花为例,棉农无疑是受益的。而且他们也能容易地获得非转基因的棉种。

2006年,利用胡瑞法所在的中心提供的数据,康奈尔大学一个课题组发现由于抗虫棉不能对付的次要昆虫盲椿蟓的增加导致了农药喷洒增加,加上转基因的种子更贵,在获取了7年种植转基因的收益后,2005年种植转基因棉花的棉农收益比种非转基因的传统棉花的要少。

这项研究被反对者广为引用,但是胡瑞法解释,一些棉农开始选择种植更为便宜的非转基因的传统棉花,这是由于Bt转基因棉花在种植了多年之后,目标害虫数量已经显著下降。此外,2005年是个特殊年份,盲椿蟓的大爆发让农民们措手不及只能狂喷农药。对于次要害虫,还是可能通过提高田间管理来减少农药用药量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