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央行

让央行走下神坛

FT专栏作家塞缪尔•布里坦:西方国家的央行刚成立时,并不掌管宏观政策,而获得这些权力后又履行得不怎么样。我支持央行独立性,但我们不应对其过分尊崇。

根据彼得原理(Peter Principle),我们应该预期每个人都会被提升至他们所不能胜任的位置。这么说或许有些不公平,但一周前,当英国央行(BoE)被授予了前所未有的职责时,这个想法就从我的脑海中划过。英国央行保留了1997年戈登•布朗(Gordon Brown)任财相时授予其的、独立操作货币政策的权力,此外,又重新获得了被工党政府剥夺的一切金融监管职责——以及更多职责。这些职权可能不是英国央行所独有的,但扩权行动的彻底性和坚决性或许是不那么务实的英国人的典型作风。

央行独立是20世纪末的主旋律之一。后来人们逐渐把被称为“大缓和”(Great Moderation)的经济现象与之联系在一起——尽管央行独立未必是造成这种现象的缘由。“大缓和”指的是所有工业化国家经济稳定增长、同时通胀保持在低位的一段时期。

如果由仁慈而知识渊博的独裁者来施政,那么货币决策与财政决策应该齐头并进。由于所谓的“可信度问题”,支持央行独立的学术论据被公开宣称为次优论据。过度刺激造成的全面通胀效应或许会被延迟数年,而其对产出及就业的有利影响或许显现得要早得多。因此,尽管所有报告结果都传达出相反的信息,但大选前政府仍有很强的动力对经济实施过度刺激。通过控制货币政策,央行能够确保如此行事的政府受到高利率的惩罚:高利率将抑制经济过热。

在简要讨论央行的实际表现之前,我们应该先看一下央行的起源。过去的央行和控制通胀、产出或任何类似现代宏观经济政策的事情通常都搭不上边。英格兰银行是1694年由伦敦金融城的一群商人成立的,目的是放贷资助威廉三世(William III)的对外战争。就连成立时间晚得多的美联储(Fed)——为应对1907年的银行业危机而于1913年成立——也主要负责的是商业银行的稳定。在19世纪,由于以黄金为最终通货,维持价格的基本稳定是有把握的。央行的角色是无论政府发行什么纸币或其它信贷工具,都确保黄金与货币的互兑得以维系。在整个20世纪,黄金与货币的联系被多次切断和恢复(每次恢复,联系都有所减弱)。直到1971年,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才彻底切断了美元与黄金剩下的最后联系。此后,各国央行便自动担负起维持货币价值的任务。但即便到那时,许多央行仍然只关心商业银行及金融体系整体的利益。

那么它们扩容后的职责又履行得如何呢?粗略瞥一眼,会发现履行得都不怎么样。上世纪20年代德国发生了众所周知的恶性通货膨胀,当时的德国国家银行(Reichsbank)行长非但没有设法遏制通胀,反倒可怜兮兮地表示,他所掌管的印钞机器正在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印制货币。前英国央行行长蒙塔古•诺曼(Montagu Norman)曾经胁迫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在1925年以高估的英镑黄金平价重回金本位制,这对第二年爆发的总罢工(General Strike)起到了煽风点火的作用。最糟糕的榜样是美联储:大萧条(Depression)刚开始时,美联储不愿(或者说无力)阻止美国货币存量的大幅下降。

此后出现了一个长达数十年的间隙期,央行在此期间地位下降。但也很难认为最近几年它们取得了什么卓越的成绩。和许多有见识的货币政策界人士不同,我认为,本世纪初,在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领导下的美联储为应对亚洲储蓄过剩而采取的低利率政策大体正确。但主要国家的央行对于世界金融体制不断显现的弱点毫无概念。它们固执地拒绝把资产泡沫当回事,并顽固地执着于为定义狭窄的通胀指数设定的短期目标。在这样的背景下,央行从过分关注金融机构转向了另一个极端——它们几乎成了计量经济学的工厂。

但无论如何,我依然会支持央行的独立性,不为别的,只因没有人能垄断智慧。与政府或央行任何一方说了算相比,将政府与央行的职责分立或许有利于减少铸成大错的几率。但这不足以成为对央行过分尊崇的理由——在保守党的圈子里,有时央行就拥有这种地位。英国央行支持(甚至坚决主张)财相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的财政紧缩计划。这个事实不应该被当作支持该计划的、让人无法反驳的论据,反而应该被当作重新审视该计划之根据的理由。

译者/管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