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金融改革

如何推动金融改革?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院长戴维斯:美欧政界人士越来越被邪恶银行家的阵线所吸引,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必须以竞选为重。那我们怎么办?

法国今秋将接掌20国集团(G20)主席国之位。唐宁街和白宫想必已在为此兴奋不已。8月末,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阐述了他的工作重点,最初是面向身处凯道塞(Quai d’Orsay,指法国外交部)这一安全所在的温文尔雅的法国大使们。

他倡议法国成为一个积极行事的主席国。谁还能有其它想法?法国在主席国任内将充满干劲、卓有成效。特别是,它将推动国际货币体系的根本改革。今年1月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讲话时,萨科齐就提出了这一主题。他指出,金融市场不稳定“会威胁世界经济增长”,并表示:“我们需要新的工具来防止汇率过度波动。”他没有细说究竟需要一套什么样的工具,但呼吁发展一种新的、“不是由单个国家发行”的储备货币。

从这里可以嗅出诠释金融危机及其后果的一种新说法的苗头。关于金融危机,萨科齐此前已提出了丰富多样的各种解释。最初,大家或许还记得,法国把矛头指向了对冲基金和离岸金融中心,后者在法国有个更华丽的称号——避税天堂。事实上,去年伦敦G20峰会召开前夕,萨科齐就坚决要求采取措施取缔它们,并扬言如果时任英国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不认同这一观点,他就不出席峰会。我们现在基本上已听不到这些说辞了:旅行队已经开拔了!(此话可能出自阿拉伯谚语:狗在吠,骆驼队照样前进。The dogs bark, and the caravan moves on——译者注)

说起来真是让人吃惊,危机爆发至今已经整整三年,可是关于危机的主要根源和最有效补救措施,我们仍丝毫无法达成共识。通常来说,当一场灾难降临,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开头时我们都会提出一系列理论,有些比较有道理,有些则说不太通。然后,随着认识加深,我们往往会趋同于一种、或者少数几种彼此矛盾的解释。可是这回,“成功有百父、失败是孤儿”这句古话得倒过来说了。

我们非但没有向一种理论靠拢,分歧还越来越大,形成了一系列彼此矛盾的说法,从聚焦于全球失衡、宽松货币政策和储蓄过剩等宏观层面的解释,到资本要求过低、监管不力以及美国的监管漏洞等监管方面的失灵,再到一整套指责银行本身受贪婪和危险动机驱使干出种种无耻行径的说词。我在新书《金融危机:谁是罪魁祸首?》(The Financial Crisis: Who is to Blame)中归纳出了38种各不相同的理论。

政界人士越来越被邪恶银行家的阵线所吸引,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须以竞选为重。但现在遭到侧目的是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外汇市场,它们被认为是引发危机的根本因素。美国(还有英国)相信纯粹的汇率浮动——得到了IMF立场鲜明的支持,被指为汇率“过度”波动创造了条件。这些当然是法国政府长期以来的关切。法国政府普遍对美元在国际市场上的角色感到不爽,而欧元的部分吸引力,就在于它有可能成为可与美元“竞争”的储备货币。因此,我们或许可以把这番新说法归在“决不白白错失危机中的良机”这一类。

缺乏共识是否事关重大?或许我们应该欢迎对金融及货币体系来一场全面的改革,即使是那些与这场危机无干的环节也不放过?或许吧,但问题是G20可能因此陷入一大堆繁杂事务之中而脱不开身。从去年的伦敦峰会可以明显看出,如何采取补救措施是最初的一大焦点,但如今人们已经转开了视线——各国都着眼于本国的改革计划,各干各的,互不相干。这种局面无助于今后的国际合作。围绕美国金融改革的多德-弗兰克(Dodd-Frank)辩论,几乎没有继续谈及证券市场的国际层面问题。英国近期宣布计划把金融服务管理局(FSA)划分为4个部门,可是不管它对本国多么有益,都将导致英国监管机构更难以在国际论坛上发挥作用,因为它们的结构将与其它国家格格不入。而欧洲议会关于薪酬方面的提议,则与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主持达成的相关改革措施互不搭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