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雷曼兄弟

听人的还是听电脑的?

FT特约撰稿人布劳顿:经营企业时,你是相信人还是相信程序?在艰难时刻,你是相信数据,还是相信那位对根据数据所做决策感到不安的高管?

“范式转换”一词应该足以让任何经理人倒吸一口凉气。当不知还有什么可建议的时候,顾问们就会这么说;当所有预测都灰飞烟灭时,经济学家们也会这么说。“亲爱的客户,你现在需要的是‘范式转换’。这是我的账单,我先撤了。”

但由于许多金融机构未能预测到、或设法度过经济危机,许多经济学家和商界学术人士正在呼吁——在经营一项盈利的业务时,我们对于人为判断和规模效率之间平衡的思考,需要进行“范式转换”。

在《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近期的一篇文章中,阿马尔•拜德(Amar Bhidé)将金融危机的“判断不足”归咎于黑箱电脑模型太多和自主决策的人太少。

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最近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指责,市场和监管机构对有效市场假说信心过度,以为市场价格能完全反映所有相关信息。

在这场讨论中,我们没有听到经理人的声音。他们比所有的经济学家和学者对这个问题的了解都更直观。因为在任何一家企业,无论规模大小,无论金融危机是否发生,这个问题每天都会出现。你在经营企业时是更相信人还是程序?在艰难时刻,你是相信看上去整洁可靠的数据,还是那位表示对根据数据做出的决策感到不安的高管?

几年前,经济学家一度着迷于“硬信息”和“软信息”之间的区别。硬信息包括数字、图表和实验数据。软信息包括直觉、或对人或事的个人判断。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曾谈到,当他后腰部开始疼痛时,他就会减仓。这是或许会支持对欧元兑美元走势的艰难判断的软信号。

在招聘中,一份简历会包含有关所获学位和工作经历的硬信息。个人推荐则属于软信息,可以帮助雇主区分应聘者是一个拿着热门学位但只会夸夸其谈的人,还是一个只接受过高中教育却做事认真的天才。所有重大决策都需要软信息与硬信息的平衡。

这个问题的另一面是如何增长。在可扩展性方面,需要无穷无尽的个人判断的企业,远远比不上那些建立在技术平台上的企业。银行之所以依靠信用评分来发放贷款,是因为这会简化流程,让他们在一个看上去令人满意的审核水平上,以更快的速度发放更多的贷款。

除去过去3年的风暴,我们很难看到这一模式的根本性改变。有人也许渴望传统银行经理人在地放借贷体系中拥有绝对权力,但规模贷款的效率和盈利能力并没有消失。

此外,人们以为,好像依靠金融方面的软信息就能防范灾难。情况并非如此。发展中国家小额信贷的成功似乎证明,依据软信息发放信贷是正确的——观察发现,没有财务历史的人会努力工作,以履行对家庭和社区的义务。

但伯尼•马多夫(Bernie Madoff)的骗局就是软信息相对于硬信息的胜利。在棕榈滩悄声谈论的一句话——“这个马多夫是个天才”,比对马多夫所作所为的任何适当调查都更受重视。

个人间贷款发展缓慢,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因为,我们大多数人仍然看重大型机构与人无关的贷款程序。

鲍•伯林厄姆(Bo Burlingham)的著作《小公司的大智慧》(Small Giants),描写了几家选择做强而非做大的美国公司,它们面临着与经济学家目前的讨论相类似的挑战。如果有机会做大,你会抓住吗?或者说保持小规模有什么神奇之处吗?规模的缺陷是什么?在什么情况下,一位经理会从管理员工的经理人转变成一个组织程序的执行者?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会失去什么?

我认识一家有90名员工的中西部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他坚信,超过这个规模会让公司的本质向坏的方面转变。他担心自己的员工会失去目标感,即他们的工作和决策事关重大。这意味着放弃扩大自己企业的机会,但他相信,保持公司人性的一面是值得的。

这并不是说保持小规模就是优点,而是对适当的经理人和公司来说,这样做是有价值的——就像其他人和公司看重做大一样。归根结底,这取决于经济学家努力建立模型、经理人整日为之挠头的一个问题:判断。它不需要“范式转换”。

译者/杨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