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职场

欢迎好马吃回头草

要跳槽就跳吧,因为这会增值,有朝一日跳回来更好

盖伊•海沃德(Guy Hayward)承认,如果一名有才华的年轻员工想跳槽到另一家领先的广告公司,他会痛苦万分。“我会发现很难说‘别这样’。我自己就曾跳过槽,所以知道这会增值。”

海沃德现任JWT UK首席执行官,今年46岁,于1987年以毕业培训生的身份加盟该公司(原名J. Walter Thompson),同年,该公司被苏铭天爵士(Sir Martin Sorrell)的WPP收购。

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和西班牙语,从1990年开始在JWT巴塞罗那分公司工作了两年,正巧赶上巴塞罗那主办1992年奥运会。但那年年底回到伦敦后不久,他就决定另谋出路。

“我感到自己想要一个能得到更快发展的地方,”他表示。“我希望接触到更多东西,不一定要被吓着,但是要有人交给我事情,让我去做。”

他回忆道,当时,JWT对年轻的新员工保护得非常周到,甚至是过于周到了。他表示:“我这么说有点苛刻,但当我开始毕业培训生计划时,我确实花了很多时间学习倒咖啡和叫出租。”

去年11月,海沃德回到JWT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他表示,他发现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会和毕业培训生一起开会,而以前,我是没机会参加这些会议的,因此(培训生)接触到了更多东西。”

无论如何,在目前更为紧缩的经济环境中,毕业培训生的才能不能浪费在倒咖啡上。“他们到这里是来工作的,这肯定是件好事,”他表示。“去年的培训生看上去非常积极,我不断问他们:‘你们接触的东西够不够了?你们有事情做吗?’他们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在离开JWT后的17年里,海沃德的事业欣欣向荣。他最初供职于阿姆斯特丹的Weiden+Kennedy,为耐克(Nike)工作,并学习创意在广告中的重要性。

他表示,正是在那里,他的企业家精神也开始了流动。“那里会出现这样的机会,比如说,‘你想为德国一流的足球队做一场广告宣传吗?’我会说:‘好的,我们怎么做?’”

“因此,我要学习很多很多东西才能理清头绪,然后着手去完成,而在一个更成熟的广告公司,有时你会指望系统会帮你做这些。”

海沃德1998年离开了Weiden,成为阿姆斯特丹另一家广告公司——180的创始人之一,但想办法解决问题的过程仍在继续。然后到了去年,在180工作逾10年后,他认为是时候离开了。“我问猎头伦敦的情况,他告诉我,我的第一家公司正在招聘这个职位。我们一致认为,那里很适合我。”

回到JWT后,他意识到,如果当初他留在那里,就永远不会获得这个最高职位。

他离开公司后才掌握的创业技能是关键所在。他充分利用了这些技能,在上任后头6个月,为公司赢得的新业务就比之前两年还多。他还精简了公司结构,以鼓励创业精神。

这位新首席执行官惊喜地发现,在他返回伦敦时,JWT UK已变得非常现代,它接纳了数字渠道,并将数字业务整合进业务的核心,而不是作为单独的部门。

当今的毕业培训生能比海沃德等以前的培训生做得更多,数字通信的这种重要性是另一个原因。他表示:“我刚开始毕业培训时,如果你要求我编写并创作一个情绪视频,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入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