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自由职业

正经工作?我不希罕!

当自己老板的感觉,要比为人打工的感觉好得多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当女招待。那时我才12岁,所以我不想说那家店在哪儿。事后想来,那家店(雇佣童工)肯定是违法的。开始我只在周末上班,后来转为全职。这份工作让我早早就培养起了良好的职业道德。

我的第一份“正当”工作是在伦敦金融城上班,有份好薪水,还给配了一台漂亮的苹果(Apple) MacBook。但这并不是一份真正意义上的金融城工作,而是叫人讨厌的网络工作,只是上班的地方恰好在Alie大街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旧楼里。

把一家初创的网络公司开在这种地方确实很另类。在Pret A Manger餐厅排队的人群里,我们这个小团队总是显得很醒目。看着周围那些西服革履的人们,我可以看出他们心里肯定在纳闷:这个穿着套头衫和破牛仔裤的姑娘会是干什么的呢?

自从中学毕业后,我就把制服时代抛在了身后。我为此感到庆幸。我可不想再穿上那种剪裁合身的制服、还有那摔死人不偿命的高跟鞋。

我之前在伦敦大学学院(UCL)读经济学,我那些同学不久就在我周围的写字楼里干起了真正意义上的金融城工作。大学的最后一年里,他们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申请工作,期盼毕业后进入金融行业。

我那时有点儿羡慕他们。虽然我知道自己并不想进入大型金融机构,但我的确希望它们招我:我希望他们给我一份很棒的工作,然后我会告诉它们,姐不稀罕。

我那些同学为什么都想进入金融行业?对于这个问题,他们的回答从来不能让我信服。我认为,他们大部分人的问题在于,他们以前从来没有工作过,所以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而我从18岁起就一直在初创企业工作,并且喜欢上了在小团队里做大事这种感觉。

当听到我说我希望做让自己乐在其中的工作(应该会大量用到Facebook和Twitter)时,他们大笑不止。他们断定我是在豪赌,认为我放弃了参与毕业生计划(grad scheme)、以便沿着职业阶梯一步一步往上爬的大好机会。

那些毕业生计划理应启动的时间,恰好与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事件撞在了一起。期待踏上安稳职业道路的伙伴们突然发现,原来这条路根本毫无保障。

这使我更加坚信:一切事情都是有风险的。谁敢拍胸脯说,自己的工作绝对安稳?

我最终是为一家初创的网络公司工作,这家公司的部分股权由一家大型机构所有。它看起来比较像一般意义上的公司了,因为我的工资单是由一个庞大的中央财务部门发的。但我们仍然是一个小团队,办公室的氛围一派轻松,有(非常老套的)豆袋椅和乒乓球桌。

我从来没有正式申请在那里工作,据我所知,他们当时也没有在招聘。我只是给首席执行官写了封信,说我喜欢他们在业内的兴风作浪,希望与他们一道谱写成功。

简单通了电话后,我和该公司的创始人们进行了一场轻松的面谈,然后他们就雇了我。我没有发过正式的简历,只是罗列了一堆网络链接,从中可以了解我擅长干些什么。

四轮小组面试和自我展示这种事情现在在我看来不仅毫无意义,也很可怕。我从来没有被哪个小组问过这种无聊的问题:“假设你是一辆车,你希望是什么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