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G20

中美应接受经常账户指标

沃尔夫:美国财长为汇率摩擦提出一项可行的替代方案

有关“全球不平衡”的辩论已经“回到未来”。美国财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提议为经常账户余额设定指标,这让我们回想起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1944年7月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上极力关注的事情。代表英国出席会议的凯恩斯执着的辩称,盈余国家和赤字国家之间的不对称调整存在种种危险。美国这个当时全球最主要的盈余国家,断然拒绝了要求建立一种对盈余国家和赤字国家双方施加压力的机制的呼吁。今天,美国站在相反的立场。

美国当年拒绝的呼吁,中国今天会接受吗?答案也许为“是”。10月23日,20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在韩国举行了会议,会议公报称,“长期性大规模不平衡的存在(我们将根据有待商定的指标性准则对此进行评估),使得我们有理由把对其本质和妨碍调整之根本原因的评估,纳入相互评估程序(Mutual Assessment Process)。我们认识到,在评估时有必要考虑各国或各地区的具体情况,包括大宗商品出产大国[的具体情况]。”这段晦涩的文字,是对盖特纳提议把经常账户余额指标设定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的回应。

那么,美国到底想达成什么目的?它的提议合理吗?行得通吗?

美国的目的是要建立一项原则,即盈余国家和赤字国家均有义务做出调整。它提议,各国应该商定一个盈余或赤字数值,一旦某国的盈余或赤字达到这一数值,该国就应采取行动。这并不是什么目标,也不会有什么制裁。全球货币体系将继续运行,而不会实施凯恩斯在1944年提出的自动机制。此外,美国还希望确保若干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尤其是人民币)相对高收入国家的货币(尤其是美元)升值。

这一提议是否合理?面对这一提议,德国经济部长莱纳•布吕德勒(Rainer Brüderle)以正统的理由予以了驳斥。他表示,“我们应该依靠市场经济过程,而不是指令性经济”。不过,在我看来,这里面有三个决定性的限定条件。

首先,今天某些国家累积的巨额外汇储备并非一种市场现象:它们是政府决策的产物(见图表)。这种累积最初或许有其道理,因为它们能够建立缓冲、防范冲击。但是,这些储备的规模已远远超出了防范冲击的需要。本次危机期间,这些储备仅小幅减少了4700亿美元,相当于总量的6%,便足以证明这一点。其次,我们决不能忽视一点:事实已反复证明,世界经济无法以安全有效的方式使用巨额盈余储蓄流。最后,当今世界产能严重过剩。因此,让赤字国家独自做出调整是极不可取的主张——凯恩斯如果活着,一定会这么认为。

那么,哪些G20国家会受到美国所提指标的影响?如果把西班牙与G20国家一并考虑,那么美国、南非、土耳其和西班牙今年预计将出现“过剩的赤字”;中国、俄罗斯、德国和沙特阿拉伯将出现“过剩的盈余”。不过,俄罗斯与沙特阿拉伯作为“大宗商品出口大国”多半会得到豁免。此外,如果我们关注盈余和赤字的绝对规模,而不仅仅是它们占GDP的比重,那么“盈余过剩”国家还将包括日本,“赤字过剩”国家还将包括意大利、巴西和英国(见图表)。

这类经常账户指标只能算是一个起点。同样重要的是聚焦于那些具有系统重要性的国家:新加坡的经常账户盈余预计将占GDP的20%,但世界其它国家无需关注这一点。而对那些超大型国家来说,即使盈余只占其GDP的4%,绝对规模恐怕也过大了。尽管如此,量化指标起码可以让有关调整的讨论较之前有的放矢得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