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花旗

G20必须重思巴塞尔协议

花旗集团CEO潘伟迪:G20领导人与其试图超越巴塞尔协议已经做得很好的方面,倒不如抓住这次机会,修补尚存在缺陷的地方。

出席20国集团(G20)首尔峰会的领导人们,必须决定是否建议将银行资本金与流动性要求进一步提高,超出巴塞尔(Basel)委员会提出的水平。他们应该谨慎行事。超过一定的水平,越高未必就越好。进一步提高资本金与流动性要求,可能会对银行系统、消费者及经济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巴塞尔试图解决引发金融危机的部分原因,包括过度杠杆化、亲周期性、以及不公平的竞争环境。在杠杆问题上,我支持巴塞尔提高资本金要求的新规,并希望我的公司尽早达到并超过这一要求。我相信,该规则会让金融体系变得更加安全,部分原因是风险权重的改变会让新要求比看上去更高。在《巴塞尔协议III》(Basel III)下,现在公布的7%的要求,实际上更接近于以前的12%。这是相当高的比例,如果加上合适的监管,稳定银行系统可谓绰绰有余。

但在其它两个方面——风险管理与校准上,巴塞尔新规要么一语不发、不够深入,要么让问题变得更糟。例如,在经济繁荣时期下调资本金要求的规定,加剧了亲周期问题——因为一旦银行觉得最糟糕的情况已经过去,便会受此鼓舞,再次开始过度举债。不当的校准过程也未能让不同机构与地区拥有公平的竞争机会。不同种类的机构受到不同程度的监管(有些根本不受监管),不同国家也可以自愿选择在多大程度上贯彻巴塞尔新规。这种不公平竞争,将促使资本逃离受到高度监管的正规银行系统和法规严厉的国家,流入监管较少甚至不受监管的新影子银行系统。金融系统总体风险将随之抬升。提高资本金无法解决这当中的任何一个问题。

巴塞尔也导致消费者境况变差。最新规则主要依据信用评分与此次危机中最糟糕异常年份的数据判断风险。这就是说,银行将主要依据2008到2010年的情况,对寻求贷款的消费者与小企业进行评估。对未来前景几乎没有赋予任何权重。这种基于历史的做法,将会增加一大批消费者与许多中小企业(经济中最主要的就业岗位创造者)的资金成本。没有人质疑,风险更高的贷款应该由更多的资本金作为支持。但几乎完全依据危机年份的数据来评估风险意味着,贷款需求最小的“富人”将得到最多贷款,为此支付的成本也最低。需要贷款的“穷人”将最受影响。

最终,巴塞尔对经济、尤其是对总需求的影响,将极其严重。与经济繁荣期降低资本金要求相对应的,就是在困难时期提高资本金要求——而那恰巧是最需要贷款的时候。如此一来,信贷将收缩、企业将推迟招聘与扩张、消费者将进一步削减开支。全球经济最不需要的就是又一个经济阻尼器。不过,眼下上演的“投标战”——某些国家试图超越巴塞尔资本金要求,互相争着将要求提至更高——实际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在危机之后,监管机构宁可失之谨慎,这可以理解。但两位数的资本金要求将削弱贷款、减缓融资、降低需求、抑制增长。它们在经济最需要信贷的时候提高了信贷成本,这将阻碍经济复苏。而且,我们甚至不清楚,更高的资本金要求,是否会让整个金融体系变得更加安全。

寻求系统安全性与经济活力间的恰当平衡,应该成为我们的目标。钟摆往一个方向摆得过远,是危险的。庆幸的是,这一进程尚未结束。从贷款限制到流动性要求的众多问题都尚待决定。我们需要借鉴催生了美国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的开放且透明的论战。我们正在讨论的问题再重要不过——不仅对监管者而言,是紧要事务;对世界各国领导人与财政部长而言,更是如此。G20领导人与其试图超越巴塞尔协议已经做得很好的方面,倒不如抓住这次机会,修补尚存在缺陷的地方。

本文作者是花旗集团(Citigroup)首席执行官。

译者/董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