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职场

不分性别的“管理废话”

凯拉韦:谁的“管理废话”更多,男性还是女性?

究竟谁的“管理废话”更多,男性还是女性?

过去我曾以为,自己知道这个最令人好奇问题的答案:男性每次都会“击败”女性。部分原因在于,男性更喜欢用体育方面的东西来隐喻,还喜欢在替补席上提高水平的时候就露上一手。

但这同时也是因为,之所以说行话,要么是为了让自己显得了不起,要么是以此替代思想;而女性则不太热衷于表现自己,除非深思熟虑之后觉得不得不吐,否则不那么轻易发言。

然而,最近发生的几件事,让我对男性“废话”更多的观点产生了怀疑。首先是我参加的一场商界女强人的午餐会。与会女士个个口若悬河,“沟通”(reaching out)、“创造价值(delivering value)”和“going forward”这样的词语比比皆是,能让所有男性感觉很是投缘。

就在第二天,我接到邀请,请我出席一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妇女狂欢活动。届时,将有3万名女士云集加州的长滩(另有一百万名女士会在网上同步参与),该活动由加州第一夫人玛丽亚•施莱弗(Maria Shriver)组织,届时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和比莉•简•金(Billie Jean King)均将致辞。

在该活动的宣传视频中,施莱弗女士废话连篇。

“活出真我,实际上是我们对自身、社会乃至这个世界所能做出的最大贡献,”她说。

活出自我算得上是一种贡献吗?抑或只是一种赘述?如果这真是我所能做的最大贡献,那么对于我本人、社会乃至整个世界来说,都是件丢人的事,因为我们显然应该做出更大的贡献。

长滩活动的主旨是授权、教育以及激发女性成为“变革的建筑师” (Architects of Change®)。但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说所有女性都愿意这样。建筑师的职责是设计建筑物,因此总会与承建商以及掏钱买房的住户发生争执。一般来说,如果我真想当一名建筑师,那么我最不愿意“构建”(在管理圈,人们已完全接受这个词用作动词)的就是“变革”。好的变革就是好的,不好的变革就是不好,有的时候,维持现状往往是最佳选择。

你可能觉得我这样做有点两边讨好。毕竟,这是在加州,而且此次活动面向的是所有女性,而不仅仅是那些出类拔萃者。实际上,其中一场“突破常规的对话”(breakout conversations)的题目就是:“你能否坦然自若地穿着泳衣亮相?”

而同样在本周,华尔街女强人(Women on Wall Street)年会活动上,则没有这样拐弯抹角。

该活动的邀请函开门见山:“横亘在你与自己下一个重大突破之间的障碍是什么?”

我已经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自己的惰性以及其他能人的存在。

接下来的问题是:“在你能否将创新理念付诸于行动方面,你的观点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姑且先把“观点”放在一旁,我一开始就不明白,为何人人都想把理念诉诸于行动。华尔街唯一不变的信条就是赚钱,至于如何赚钱,则没有一定之规。

这一切所昭示的,并非所有女性都废话连篇,而是当人们开始把女性作为一个主题来考量时,人人都会说些废话。

实际上,如今甚至说“女人”这个词,对有些人而言都过于粗鲁。我的一位读者最近刚刚刚参加了阿克苏•诺贝尔公司(Akzo Nobel)的董事会,他告诉我,为了提升董事会的多样化程度,公司正在物色“有女性背景”的人选。

这是最为有趣的一个进展。他们是想寻觅一个变性人来担任董事?还是想物色那些女人当家作主的家庭熏陶出来的人?

就在百思不得其解之际,我收到心理科学联合会(Association for Psychological Science ,APS)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标题是:“姐妹过多会影响男性性欲。”

邮件中说道,有人以老鼠为对象,进行了大量非常严谨的实验,结果是:相对于与同性老鼠一起长大的雄鼠,与很多雌性老鼠一起长大的老鼠性欲较低。

因此,以下是将让本人成为变革建筑师的可诉诸于行动的理念:遴选委员会在任命之前,首先应该弄清楚一位男性候选人有多少姐妹。姐妹太多,或许无法教会一位男士如何言谈得体,但肯定能教会他如何举止得当。

译者/常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