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爱尔兰

德国错了?

沃尔夫:爱尔兰危机证明德国的欧元区运作观是错的

如果希望爱尔兰危机能带来好处,那么首先就要认识到,德国对欧元区问题的经典看法是错误的。不同经济体之间的任何货币联盟,注定都是一项有风险的事业。但如果有关运作原理的理念是错误的,货币联盟就有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

那么,这种权威看法是什么?那就是,欧元区的核心问题是财政没有节制和经济缺乏弹性,因此正确的解决之道是财政纪律、结构性改革和债务重组。然而,爱尔兰陷入困境不是因为财政失败,而是由于金融过度;爱尔兰需要救援,尽管其经济具有惊人的弹性;可以预见的是,强调债务重组引发了一场危机。这些现实应该让德国反思。它会吗?我对此表示怀疑。

爱尔兰与希腊完全不同。回到2007年,爱尔兰的净公共债务只有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2%。而德国和希腊的比例分别是50%和80%(见图表)。西班牙2007年的净公共债务也只有GDP的27%。如果在欧元区问世后到当前这波危机期间,财政规定的执行像德国政策制定者现在希望的那样无情(尽管本世纪初德国不愿在本国运用这些规则),那么它们对法国和德国的影响,应该是爱尔兰或西班牙的两倍多。

在爱尔兰和西班牙,出问题的不是公共部门,而是私人部门。欧洲核心国家的需求长期疲弱——德国2008年的实际内需仅比1999年高5%,导致利率处于低位。在这种环境下,数个外围国家(尤其是爱尔兰)的资产价格和信贷出现了爆炸式增长。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只得基本上以这种方式在某些地方发挥作用。此外,直到2007年11月,爱尔兰和西班牙公共债务相对于德国的息差一直接近于零。私人信贷供应者未能抑制信贷增长也并不令人意外:信贷增长就是他们造成的。

然后,“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来临了。金融市场形势发生了变化,资产价格崩溃,所有可怕的贷款都浮出水面,爱尔兰政府匆忙为银行提供担保。这些担保加上私人部门紧缩造成的巨额财政赤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资料显示,爱尔兰私人部门今年的财政盈余将达到GDP的15%——导致了公共债务的爆炸式增长。但这场灾难是危机的后果,而非原因。此外,认为爱尔兰的巨额财政盈余可能足以抵消私人部门繁荣带来的破坏性影响的观点是荒谬的。未考虑私人部门不当行为的协议也没有规定这一点。

原因就谈到这里。现在考虑一下解决办法。爱尔兰当然不缺乏弹性。相反,相对于德国而言,爱尔兰的单位劳动成本已大幅下降(见图表)。从长期来看,这给了爱尔兰一个摆脱困境的良机。但短期而言,薪资和价格下降加重了欧元计价债务的威胁。在压力下,爱尔兰也实施了财政紧缩。但对一个遭受资产价格泡沫破裂的经济体实施紧缩政策往往没有效果,尽管作为一个开放的小型经济体,爱尔兰比其它脆弱的欧元区成员国更有可能依靠出口摆脱困境。

遗憾的是,在爱尔兰试图这样做的时候,欧元区成员国应德国的要求,同意出台一个主权债务重组机制。实际上,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与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在10月18日签售协议,寻求修改协定以出台此类机制,引发了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的债券抛售(见图表),进而帮助促成了新一轮的恐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