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联储

美联储3万亿美元救了谁?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我个人认为,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措施,如果美联储不采取行动,整个体系将会有冻结的风险。但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相关问题值得投资者思考。

很显然,去年夏天美国国会通过规模骇人的多德-弗兰克(Dodd-Frank)金融改革法案时,长达2300页的法案中隐藏了不少惊喜。上周就突然冒出了一个。

上周三,美联储(Fed)公布了在金融危机期间所提供的流动性支持与贷款细节,其总额达到了令人瞠目的3.3万亿美元。此前,美联储一直竭力抵制公布这些信息。个中原因显而易见:这当中涉及令一些机构感到尴尬的信息——并且披露出美联储向从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到德夏银行(Dexia)等一系列外资银行提供了惊人的援助。

但尽管这些资料极其敏感,由于多德-弗兰克法案中一个迄今为止一直被忽视的小条款,美联储不得不披露上述信息。这就是那个惊喜。

那么,投资者应如何解读这些信息?其中一点是,它显示出2008至2009年期间,美联储为维持金融体系的正常运行,所付出的巨大努力。过去两年,吸引大多数选民眼球的,一直是政府对银行的注资、或对汽车公司的纾困。

但周三美联储公布的信息表明,选民们对“显而易见”纾困措施的关注,并没有抓住问题的实质;相反,(正如我在最近一篇专栏文章中所指出的),这场金融危机中的关键问题在于:“一团黑”的影子银行业冻结了。尽管推出了各种以奇怪的首字母缩略词为名称的安排,但实际上,美联储将3.3万亿美元援助金额中的大部分,都用在了替代证券化市场、向金融体系提供流动性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2008与2009年期间,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欧洲的某些地区,美联储扮演了市场的角色。

这给欧洲领导人带来了发人深省的教训。我个人认为,美联储这么做是对的;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措施,如果美联储不采取行动,整个体系就有冻结的风险。但美联储之所以可以自由行动,是因为它是一个明确的中央机构。在欧洲四分五裂的政治背景下,这样的权力对欧洲央行(ECB)而言,可能只能是梦想。

不过,另一个相关问题也值得思考:即美联储数据也突显出,大多数政客、投资者与银行家对现代金融的真实运转方式所知甚少。2007年前,大多数监管者隐隐约约地知道,欧洲机构正在大举购入美国证券;它们也意识到,影子银行业正让欧美银行变得紧密相联。但直到危机爆发后,他们才清楚地认识到,这些联系是多么普遍与危险。

这说明了,为何现在针对影子银行业——包括政府能够或应该对其给予多大程度的援助——展开新的公开论战,如此至关重要。它还突显出国际监管机构加强合作与接收跨境资金流动实时、详细数据的必要性。换言之,试图单靠一国之力,密切监督一体化的全球金融市场与机构,显得越来越荒谬;协调行动与监督不可避免。危机中的援助同样如此。

这进而引出了第三点:即投资者应该密切关注多德-弗兰克法案中暗藏的另一条款——呼吁创建所谓“金融研究办公室”的条款。这个想法迄今为止亦少有人关注。但它所呼吁创建的,正是对金融体系方方面面——包括跨境资金流动与影子银行——都拥有监督权的机构。

监管机构与学者已秘密与技术公司进行接洽,讨论如何使用创新技术来实时追踪金融数据。他们正尝试强制全球银行的后台部门,生成更为标准化的信息,以提供2008年所缺乏的那种信息快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