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私人股本

私人股本在华“掘金”

过去一年中,私人股本基金在美国让所投公司公开上市或将其出售給战略投资者的成功案例并不多,而在中国,它们从多个项目中斩获颇丰顺利撤退。

12月7日,中国现代牧业(China Modern Dairy Holdings)在香港上市后,它的投资方——美国私人股本公司KKR向其投资者发了一份通知。

通知中的好消息是:中国最大乳业公司——中国现代牧业的上市定价为每股2.89港元,这意味着KKR在2008年至2009年间对该公司1.5亿美元的投资获得了2.3倍的收益。

KKR计划在获得高额盈利后退出这笔投资,而这样做的不只KKR一家公司。

根据Dealogic的数据,今年迄今为止,在收购型公司(buy-out firms)投资的企业中,已经有43家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交易所上市,还有19家在美国上市。与KKR一样,许多公司不必等待多年就可以将投资变现。

中国正在蓬勃发展,而私人股本公司希望能随着中国一起繁荣。这些奉行投机主义的投资公司一般倾向于在消费市场的增长上做文章——从金融公司到汽车零售商和在线旅行社等服务提供商。

KKR周四的声明就突出体现出这种趋势。该公司表示,将投资于中国最大的酒业连锁企业——华泽集团(VATS),进军中国蓬勃发展的饮料经销市场。

此前,类似的投资已经有许多笔,比如KKR对远东国际租赁(International Far Eastern Leasing)的投资,TPG入股汽车经销商广汇汽车(China Grand Auto),以及凯雷(Carlyle)投资于旅游网站携程网(C-trip)。

海内外公司在中国募集的资金估计达到了50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是过去三年筹集的。现在又有数十亿美元资金正在通过新成立的人民币基金募集。

最大的私人股本公司黑石(Blackstone)总裁托尼•詹姆斯(Tony James)表示,明年该公司计划投资资金的一半将投入亚洲业务,其中很大一部分有可能进入中国。

相比于私人股本公司投资于美国公司的4500亿美元,这些资金仍然不值一提。

但与在中国的情况不同,私人股本公司能够让所投资美国公司上市的情况并不多,从而无法在2010年向其美国基金的投资者返还现金。

根据Dealogic的资料,私人股本公司今年从已经在美国证交会(SEC)登记后的上市等候名单中,撤回了19家美国公司。

还有更多的公司排在潜在首次公开发行(IPO)的“愿望清单”上。例如,今年夏末时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高管与私人股本公司就22项潜在交易进行了接洽,但大多数都夭折了。

如果私人股本公司无法将所持股份套现,并将资金返还给投资者,它们就很难吹嘘过往得纪录,并筹集新资金。

迄今为止,私人股本公司在美国的现有投资还未遭遇过灾难性失败,尽管它们投资的许多公司负债累累。

私人股本公司重组了这些债务,而且在许多情况下,它们用自己投入公司的新债务向自己发放了股息。

但是它们尚未从这些投资中全身而退——或者通过卖给战略投资者,或者在公开市场上出售股份——这并不令人意外。私人股本能够入股美国公司,首先就是因为公开和战略投资者常常回避这些公司。

战略投资者对这些公司持怀疑态度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这些公司上市募集资金通常只是为了偿还债务——并允许其所有者套现,而不是为了发展。

因此这些投资者只愿意以折扣价格购买股份,价格往往低于公司所有者愿意接受的水平,导致交易无法达成。

相比之下,投资者一般认为,中国的增长潜力巨大,因而与中国相关的股份很有吸引力。

但是它们也面临很多挑战。KKR亚洲业务联合主管乔•贝(Joe Bae)最近在一次会议上表示:“宏观增长并不总是能转变为盈利能力。”

交易的达成也不那么容易。许多在中国投资的私人股本公司,只是在所投资公司上市前不久,通过可转换债券而持有少数被动股权。

这远远称不上私人股本公司向其投资者承诺的,对入股公司所拥有的那种掌控。

此外,竞争正变得更加激烈。新一代中国本土干才正纷纷离开大型收购公司,去开创自己的新基金。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