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元

为欧洲纾困方案纠错

索罗斯基金主席乔治•索罗斯:欧洲至少在犯两个错误。首先,牺牲纳税人利益,保护那些资不抵债银行的债券持有者;第二,援助方案的高利率使弱国不可能提高其竞争力。

欧元的设计者在设计这种货币的时候,就知道它尚不完善。欧元有一个共同的央行,但没有共同的财政部——鉴于《马斯特里赫特条约》(Maastricht Treaty)的本意是在不缔结政治联盟的条件下,创建一个货币联盟,这种情况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各国政府当时自信地认为,如果欧元陷入危机,他们将有能力克服。毕竟,欧盟(EU)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每次走一步,同时完全清楚要采取额外的步骤。

然而,事后来看,我们可以发现欧元设计者当初没有意识到的一些其它缺陷。这种本意是促进趋同的货币,却导致了分化。这是因为,设计者并未意识到,不仅公共部门会出现失衡,私人部门也会出现。

欧元问世后,商业银行可在欧洲央行(ECB)的贴现窗口,为自己所持有的政府债券进行再融资,而监管者认为这些债券是无风险的。这使得各国间的利差缩小,进而推动了较弱经济体的房地产繁荣,削弱了它们的竞争力。与此同时,受到统一后副作用影响的德国,不得不勒紧裤带。工会同意在工资与工作条件上做出让步,以换取工作保障。而分化由此出现。但银行继续大量买入较弱国家的政府债券,一边从仍然存在的微小利差中牟利。

雷曼(Lehman) 2008年10月破产后,各国政府被迫承诺将不允许任何其它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倒闭,缺乏一个共同财政部的问题由此突显出来。当时,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坚称,欧洲各国政府应该为本国金融机构提供担保,而拒绝采取一种泛欧洲的举措。有趣的是,直到2009年,当希腊新政府公开宣布,上届政府谎报了数字、赤字远高于披露水平的时候,各国之间的利差才开始扩大。这正是欧元危机的肇端。

欧洲正在对缺乏共同财政部的问题进行补救:先是出台了希腊纾困方案,后来启动了一个临时应急安排。各国金融当局略有些含蓄,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他们将创立一些永久性的制度。不幸的是,我们同样肯定,新的安排也会存在缺陷。因为欧元还存在其它弱点。政策制定者面对的不仅仅是货币危机,同时还有银行业危机和宏观经济理论危机。

金融当局至少在犯两个错误。首先,由于担心引发银行业危机,他们决心避免让当前未偿付的主权债务出现违约或折价。他们正以牺牲纳税人利益为代价,保护那些资不抵债银行所发行债券的持有者。这在政治上是无法接受的。将于明年春季选举产生的爱尔兰新政府,必将否定目前的安排。市场已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爱尔兰纾困行动未能缓解危机。第二,援助方案较高的利率水平,使得弱国不可能提高其相对于强国的竞争力。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怨怼情绪可能加剧,欧元破坏欧盟政治与社会凝聚力的风险切实存在。

这两个错误都是可以纠正的。就第一个错误而言,除了向政府提供贷款,还应该用应急资金向银行体系注资。后者将比前者更有效。这将减少相关国家的赤字,且如果银行业体系的资本结构得到恰当的调整,这些国家将可以更快地重新进入市场。注资之事宜早不宜迟,而且整个欧洲范围的协同行动要强于各自为战。这将缔造一种欧洲监管机制。较之控制各国财政政策,在整个欧洲范围内对银行进行监管,对国家主权的干涉更少。

至于第二个问题,纾困方案的利率,应降至欧盟自身能够借到钱的水平。这将有利于培育一个活跃的欧元债券市场。

上述两个变化或许不足以让需要纾困的国家脱离困境。或许还需要一些其它措施,比如主权债务折价。但对银行资本结构进行恰当的调整,可以缓和危机。不管怎样,会令欧盟陷入惨淡未来的这两个明显错误都应避免。

本文作者是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 LLC)主席。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