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中国必须应对经济挑战

央行收紧政策可能仍将“慢一拍”。但如果通胀继续上升,力度较大的回应将不可避免。

中国计划建造第一艘航空母舰以增强海军实力,再加上其它凸显政治自信提高的迹象,这一切都有着重要涵义,包括对于宏观经济管理。未来一年,随着经济过热的迹象逐渐明显,随着调整发展模式的压力不断上升,中国领导人将面临重大决定。但中国的政治现实意味着,对这些挑战的回应将是晦涩而不确定的。

对于国内反对者越来越不容忍以及面对自己眼中的国外敌对势力的易怒姿态,并不是中国特有的,但这些特点在中国的悠久历史上构成了它的致命弱点。中国最近的态度转变可能与领导层换届、共产党内派系角力、自信提升或社会不安定加剧有关。但这些都可以归结为根深蒂固的不安全感和不妥协。

在中国不得不应对日益上升的周期和信贷通胀以及经济转型呼声之际,两者都不是吉兆,都会削弱推行变革的决心。短期而言,这些变革将具有破坏性,但如果拖延下去,难度将会更大。

中国经济正以约9%的速度增长,11月公布的产出、电力消费、固定资产投资、出口和零售销售数据都超出预期。政府希望稍微放慢经济增速,但中国经济就像只有两档速度的特快列车:最高时速和停车。

在不造成政治敏感的经济增长下滑的前提下控制通胀,已经相当具有挑战性。但不断上升的通胀率(11月达到5.1%)也将危及稳定,中国的博客和报纸报道了越来越多的通胀相关“事件”。食品价格是热门的解释。但在信贷状况宽松、薪资上涨加快、基础经济动力强劲的经济中,不断上升的通胀是在我们预料之中的。房地产价格涨幅最近降至9%,但市场仍然坚挺。

广义货币供应量M2和人民币银行信贷较2008年底分别增长55%和60%。M2仍在以每年近20%的速度增长。作为参照,中国的M2比美国高出20%,而中国的经济规模仅为美国的三分之一。即便美国数据包括正规衡量标准之外的M2贷款和的存款,这种反差仍然鲜明。中国的实际存款利率现在为-2.6%,实际贷款利率勉强为正。

在6次调升银行准备金率后,预计中国将进一步上调准备金率,同时利率也会出现一定上调。

中国已声明有意实行“审慎”货币政策,我们将看到这在实践中意味着什么。但是,鉴于稳定较快增长的巨大政治敏感性,以及2012年的领导层换届,中国央行在一段时期内可能仍会滞后于曲线。不过,如果通胀继续上升,力度较大的回应将不可避免。

在应对通胀的同时改变发展模式,使经济管理变得更为重要。调整经济平衡意味着提高消费和服务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的比重,同时降低资本支出和出口的比重。就此而言,中国的总储蓄(这是贸易顺差处于高位的根源)应从目前占GDP 53%的高水平下降。换句话说,要把既得经济和政治利益从企业转移到消费者,从城市转移到农村,从储户(包括企业和政府部门)转移到支出者。这种转型不会一帆风顺,而且因为中国正在快速现代化,它可能意味着需要推行被视为与共产党统治不协调的政治改革。

这就是为何中国政治情绪和抱负近期出现的变化在更广泛的意义上相当重要。它象征着忧虑、不安全感,也许还掺杂着狂妄。这加强了主流经济预测中缺失的一点,那就是稳健而善于适应的政治、社会和法律体制对于经济持续成功非常重要。对于中国而言,现在不是张牙舞爪的好时候,尤其是从全球经济的视角来看。

本文作者是瑞银投资银行(UBS Investment Bank)高级经济顾问,著有《崛起:新兴市场会塑造还是撼动全球经济?》(Uprising: Will Emerging Markets Shape or Shake the World Economy?)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