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央行

央行决策更自由?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美联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欧元区又将有什么惊人之举?宏观政策正从遵循“规则”重新转向“相机抉择”。最明显的迹象是本轮危机中政府干预大行其道。

美联储下一步计划做什么?欧元区各国政府又将有什么惊人之举?在爱尔兰等一些国家的市场陷入动荡之际,这些问题让投资者担忧不已。

然而,假如美国经济学家约翰•泰勒(John Taylor)的话值得相信,那么这种焦虑情绪只是更大规模结构性转变的一个迹象,对投资者和经济学家可能都具有重要意义。

核心问题——根据泰勒最近向哥伦比亚大学的一次会议提交的论文——围绕着“规则”与“相机抉择”的应用。泰勒认为,在二战后最初的几十年里,西方国家一直按照相机抉择的原则制定经济政策:央行的操作总体来说极不透明。比方说,利率决策就隐藏在准备金决策之中。各国政府按照反周期的相机抉择原则执行财政政策。

但从上世纪80年代起,政策制定变得更具可预测性,更加遵循规则。自动财政稳定器也变得流行起来,目的是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英国和新西兰等一些国家的央行采用了明确的通胀目标。美联储(Fed)等其它央行则采用了隐性的通胀目标。泰勒本人就创建了一项很有影响的货币政策规则。根据这项规则,央行应根据实际通胀率或GDP偏离目标通胀率或潜在GDP的程度,相应地调整名义利率。

但是,泰勒现在认为,钟摆已经重新摆向相机抉择。最明显的迹象是本轮危机中政府干预大行其道:2008年美国的财政刺激措施,2008及2009年断断续续的银行纾困方案(今年爱尔兰也出台了类似方案),以及后来许多央行的定量宽松。据传美联储在10月份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讨论采用长期利率目标的问题。这也是一种相机抉择。

但泰勒表示,朝着相机抉择的转变实际上始于2007年之前。譬如,在2003至2005年期间,美联储一直把利率维持在低水平,明显与泰勒规则相悖。为什么?泰勒认为,这种转变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政治:例如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货币政策规则日趋复杂的回应,或者因应“9/11恐怖袭击”等事件。其他人,包括美联储的部分成员,可能会反驳说,发生这一转变,是由于某些规则已变得非常不可靠。

不论如何,泰勒坚称,规则的实施促进了稳定和透明,开启了“大稳健”时代。相比之下,规则的丧失则营造了一个充满不确定——和恐惧——的环境。他提出:“我认为,钟摆朝着规则摆动,改善了宏观经济状况,而摆回到相机抉择则导致宏观经济状况恶化……我们应当重新更多地奉行基于规则的政策。”其中想必也包括泰勒规则。

在一些人看来,上述观点就算不是朝着里根时代旧自由市场观点的倒退,可能也有自私之嫌。毕竟,认为在危机中只需按照机械规则制定政策的观点是很牵强的。而包括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高级经济学家克劳迪奥•博里奥(Claudio Borio)在内的一些人士则认为,钟摆的摆动幅度可能没有泰勒所说的那么大。

不过,抛开宏观经济论点不谈,泰勒的论文对于当今的市场可谓发人深省。在过去一年里,各国政府和央行纷纷出台了紧急措施,意在安抚市场情绪。然而,这些激烈举措对投资者情绪的影响却有好有坏。部分原因在于,这些计划的出台本身就已经造成了惊慌。

更微妙的是,这些政策措施的不可预测性似乎也加剧了焦虑情绪——不仅是在2008年的危机期间,到今天依然如此。毕竟,过去三年来投资者逐渐认识到,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未来坏消息的极限不可预料。而如今政策的多变,也令人无法捉摸市场和政府未来的极限。其结果就是不确定性的平方。正如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近期谈到银行纾困计划时所说的:“这是关于政治的首要任务……(和)……市场的极限。”

理论上,假如政府和央行采用一种较为透明、简单的未来政策框架,这种情况就可能得到改善。换言之,在纯粹的规则和相机抉择之间,可能存在一个中间地带。然而,要重建投资者对某个罗盘的信心——不管是借助规则还是其它任何东西——将会极其困难。在“大稳健”之后,我们如今迎来了“相机抉择”时代。而对投资者来说,这是个让人非常困惑和焦虑不安的世界。

*《在规则与相机抉择之间摆动》(Swings in the Rules-Discretion Balance),约翰•B•泰勒(John B Taylor),2010年11月

译者/杨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