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埃及

中国如何面对“变色”的非洲?

安邦咨询公司:随着埃及、突尼斯等多个非洲国家出现政治动荡,中国在非洲的能源与资源利益将会受到不小的影响。面对一个“变色”的非洲,中国应该采取何种政策?这是摆在中国政府面前的一个大问题。

历史上动荡不已的非洲,似乎又开始了新一轮动荡。在突尼斯,去年底开始的社会骚乱已演变为全国性的反政府示威,最终导致突尼斯总统本•阿里流亡国外。受此影响,非洲影响力最大国家之一的埃及,近日发生了大规模的抗议群众与警察的激烈对抗,并有人员死亡。抗议群众要求现年82岁的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台。约旦多个城市28日再次发生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游行,抗议物价上涨和严重的失业问题。在苏丹,本月,苏丹南部就是否与苏丹其他地区分离举行全民公投。如果公投结果证实分离赢得了足够多的支持,那么苏丹南部最早可在今年7月成为全球最新成立的国家。

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效应,也扩散到了与北非相邻的西亚国家。在也门首都发生了大规模的群众示威,也门总统萨利赫不得不表示,他将在2013年完成第二个总统任期后不再谋求连任。在约旦首都安曼及多个城市,已多次发生大规模的反政府抗议活动,要求首相里法伊立即辞职并解散议会。

这些反政府示威虽然发生在不同的国家,动乱的程度也不同,但观察可以发现,反政府示威往往有着相似的原因:一是物价上涨,尤其是粮食价格大涨,让许多老百姓难以维持生计;二是失业率攀升,政府解决就业乏力;三是国内贫富差距拉大;四是政治上高度集权,压制民主。在北非和西亚国家刮起的反政府浪潮,似乎在告诉我们:非洲正在“变色”。

近期非洲国家的动荡对很多国家可能并无特殊之处,但对中国的意义则非同一般,因为中国在非洲有着极大的利益。目前非洲是中国石油进口第二大来源地,占中国进口石油的34%,直追中东地区的49%。据统计,中国从非洲进口的石油只占非洲出口总量的13%(欧洲和美国在30%以上)。2010年中国进口原油2.39亿吨,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50%。尤其是作为中国第六大石油进口国的苏丹,经过中国企业10多年的苦心经营,苏丹已成为中国最安全可靠的“油脉”之一,是中国在海外最大、最完整的石油投资,贯穿了勘探、采油、输油管、炼油厂和港口等整个石油产业链。除了石油,中国在非洲的投资还包括多种重要的矿产资源。

虽然中国长期以来奉行的是“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投资方式,但实际上中国采取的是现实主义的态度,即谁掌权就与谁搞好关系。正如我们过去多次指出,这种只与当权政府搞好关系的做法,在政权经常变动、社会不稳定的非洲国家,实际上是风险很大的策略,往往投资国一“变色”,反对派一上台,中国的投资利益就面临风险。这种思路导致中国政府和企业对非洲国家的战略判断往往出现很大失误。比如,就在2009年,中国的官方媒体还称,“在本•阿里总统的领导下,突尼斯人民已经进入了小康社会,过上了幸福安定的生活”,而本•阿里被视为“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但一年多以后,这位总统竟然在国民的反对中下台。

现在多个非洲国家出现政治动荡,中国的能源与资源利益将会受到不小的影响。实际上,除了能源、矿产资源等经济利益外,非洲国家过去在外交上、在气候变化等重大多边国际问题上,也能成为中国的重要支持者。但面对一个“变色”的非洲,中国应该采取何种政策?这是摆在中国面前的一个大问题。

最终分析结论:

在我们看来,随着中国海外投资规模的扩大、国家影响力的扩大,中国已经无法继续过去那种埋头“商业第一”,只与当权者搞好关系的策略,要更加多元化地在非洲国家建立合作关系,并且承担一定的大国责任。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所言,中国不能回避“作为一个有抱负的超级大国所背负的外交负担”。

(注:安邦咨询公司是中国内地一家独立智库机构,专注于财经与公共政策研究。本文只代表该机构观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