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元

德法列车驶向何方?

FT专栏作家斯蒂芬斯: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建立欧洲经济政府方面达成一致。尽管问题众多,而且行进缓慢,但这辆德法列车毕竟已经再次前进。

欧洲在前进。在经过多年生锈闲置之后,这辆德法机车哐当哐当地重回人们的视野。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控制着机车,人们可以看到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这两位领导人永远不会成为知心伴侣,但他们似乎对于目的地意见一致。这个目的地被称为欧洲经济政府。

这里有一个问题——谈到欧盟(EU)时总会有问题。默克尔和萨科齐仅仅希望将欧盟27节“车厢”中的17节挂到他们装饰一新的火车上。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领导的英国政府绝对愿意站在站台上向他们挥手告别。波兰、瑞典以及其它未加入欧元区的欧洲国家则对以双重速度行驶的欧洲的前景深感不安。

欧元区危机远未结束。最近市场相对平静,但政客们如果错把喘息当做终结就太愚蠢了。债券市场的息差提醒人们,去年导致欧元信心崩溃的债务问题并未消失。欧洲的银行还远未恢复稳健。

希腊和爱尔兰仍可能不堪债务重压。葡萄牙可能需要纾困。政策制定者公开宣称不会出现任何主权违约,掩盖了他们私下里对债务陷阱的疑虑。财政部长们正在祈祷,西班牙削减赤字的力度已经足够在小型经济体和较大型经济体之间创造出一个防火屏障。

默克尔提出欧元区成员国签订新的竞争力公约的计划获得了萨科齐的赞同。其它国家则喝彩声寥寥。公约将就所有事宜达成一致——从公共债务限制和税率到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以及教育认证。

对某些国家而言,这些提议过于一国的经济决策干预过多。比利时不想放弃工资指数化;爱尔兰认为放弃企业所得税低税率无异于自杀。其它国家表示,公约看起来背离了增加欧洲金融稳定安排资金来源这个更迫切的需求。与此同时,默克尔仍然不愿意认真讨论欧洲大陆(即德国)银行的脆弱性。总之,这辆机车在加速之前面临着许多黄灯。

尽管如此,柏林和巴黎政治气候的变化意义重大。它传递了一种政治掌控感。去年的欧元危机在一定程度上是在拿各国政府的政治决心打赌。现在德国和法国通力协作至关重要。

自从10多年前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卸任德国总理以来,法德两国关系大部分时间都不算和睦。默克尔和萨科齐从不掩饰对彼此的轻视。但政治要务发挥了作用。他们都希望保留欧元;这意味着两人要合作。

去年欧洲领导人表现出的笨拙和犹豫,让人们怀疑他们是否拥有充分的政治意愿。一位欧洲央行(ECB)理事表示,默克尔以一个理论物理学家的方式看待市场。

默克尔说的话也越来越像英国的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不愿让德国为欧洲事业出钱。就萨科齐而言,他精力充沛但做事没有头绪。至于陷入危机的欧元区国家,则拒绝实施财政紧缩政策。

现在辩论的腔调有所不同。默克尔为持续支持欧元提出了德国的条件。并非所有人都喜欢这些条件,但德国把捍卫欧元视为基本的国家利益——甚至不惜为某些不负责任的合作伙伴纾困。

欧元区分崩离析对德国经济利益的威胁将会最为明显——其对邻国的出口额仍然超过对华出口。但是问题还有另一面。逾半个世纪以来,欧洲一体化已经成为德国外交政策之锚。割断拴锚的链条将是一个重大决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