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网络江湖

卡巴之父尤金

程苓峰:卡巴斯基之父尤金认为,免费不是长期可行的战略。

提起俄罗斯你会想到什么?斯大林,普京,石油,核武器,伏特加,俄日争端?提到美利坚会想到什么?Google,微软,好莱坞,杰克逊,麦当劳?一个存在很久的疑惑是:俄罗斯也曾是个超级大国,却为何不能生产出国际性商业品牌?从莫斯科机场一直到市中心,一路上清一色全是从Samsung到Volvo再到Ikea等外国品牌的广告。也许“社会主义”背景和不够市场化是重要原因,但它已经市场化20年。20年是否足够一个有良好基础的巨大市场生出绿芽?

IT圈内的俄罗斯名字有两个:Yuri Milner,这位留美、在世行工作过的工科学生领衔的DST,掌握俄罗斯70%的互联网流量并在激烈竞争中成为Facebook、Zynga、Groupon的股东,声势颇大。另一个名字是卡巴斯基,这款以其创始人命名的杀毒软件,历经13年成为全球第四大安全厂商,在29个国家有研发和销售。当然这恐怕是中国市场唯一熟知的俄罗斯品牌了。

来自30个国家和地区的30几个记者跟其创始人尤金•卡巴斯基一起讨论。对于大部分记者而言,卡巴斯基都是他们了解俄罗斯的第一个窗口,尤金是第一个可以近距离相处的俄罗斯大佬。

程:除了卡巴斯基,我之前没有听到过任何俄罗斯公司的名字。

尤金:大部分的俄罗斯公司过于害怕国际化,不进取,它们仅仅满足于地方市场,很多公司跟这个世界的其它部分几乎是绝缘的。

程:为什么你不一样。

尤金:我不知道啊。其实凡事都一定会有个例外。而俄罗斯的例外恰好是我。

程:你一定做了不一样的事情。

尤金:不惧怕国际化。即使俄罗斯还没有国际化的成功先例,我们也大胆的本地化的运作。比如,公司的名字和品牌是很重要的,在全球都要有统一的标示和Logo,我们在全球各个国家都叫Kaspersky。但在中国,我们的名字却成了“卡巴斯基”。这是唯一的例外。很早我就听说,很多国际大公司在中国失败的原因就是没有取一个中国名字。

再比如,我们授权给当地的职业经理人,比如亚太的总经理张立申,美国也是,这些人也都在我们的董事会里面。我们也与本地公司深入合作,包括多年前与360的捆绑。但需要说明,我们与QQ没有任何冲突,哈哈。我本人还用QQ跟中国的朋友聊天。

程:既然说到这两家公司,评价一下3Q大战?

尤金:我很清楚其中的猫腻,但最好远离是非。躲得越远越好。哈哈。

程:你了解中国人吗?

尤金:俄罗斯人是亚洲和欧洲的混合体,而中国人是典型的亚洲人。俄罗斯人是From inside to outside,而中国人是From outside to inside,相对更内向,收敛。

程:两个市场有什么差异?

尤金:绿坝是一个小差异,也许。不过没有本质的不一样。当然,中国人多,这是最大的差异。

程:在国际上成功的关键是什么。

尤金:好的产品质量,技术是关键。另一方面要了解和适应当地文化。我每年都去中国3-4次,我们请成龙代言,把我们的产品跟他的电影联合推广。现在很多人都来问我如何在中国成功,哈哈。

程:中国很多杀毒和安全厂商都承诺永久免费,你如何看。

尤金:免费不是长期可行的战略。因为杀毒领域的投入研发需要大量的资金,那些出色的程序员是不能廉价能请到的。杀毒不是产品是服务,需要一直升级和开发。免费的公司不可能有足够资源和收入投入进来。某些杀毒公司是购买其它国家厂商的引擎,那是短期行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