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索马里

别小看索马里海盗

英国作家林恩:从侵入船舶自动识别系统,到派遣侦察员守候在境外港口,从合理激励“员工”,到摸准“顾客”心理,貌似野蛮的索马里海盗,其实颇有商业头脑。

随着索马里海盗越来越猖獗,媒体经常把他们描绘成狠毒歹徒:把无辜的人抓为人质,勒索巨额赎金后才肯放人。很大程度上事实确实如此:上周,一伙海盗劫持了一艘去往美国的油轮;1月下旬,在救援行动出现纰漏而失败后,另一伙海盗杀害了两名菲律宾船员。但还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评估这些海盗:作为商人,他们聪明地搞清楚国际贸易如何流动,并琢磨出自己怎样从中分到一杯羹。

“海盗业”的繁荣是对经济全球化的一个生动隐喻。货轮船长和海盗的小艇在索马里海盆每天上演的战斗,浓缩了关于如何赚到金钱,又如何损失金钱的所有事情。

首先,要了解客户。要了解现代跨国公司,关键的一点是要明白他们不喜欢难堪。要记住,在受到任何挑战时,无论是面对游说团体、政府还是Twitter上的某个少年宅男,他们的本能反应都是屈服。再设想一下他们面对端着枪的穷人时会怎么做:不战而降。不出意料,多数航运公司甚至不允许他们的保安携带武器——那可不是人力资源部门愿意涉足的事。海盗们需要做的只是劫一艘船,开回港口,放出话来说收到数百万美元的赎金后才放行。只要不伤害任何人——他们通常不会伤害人——他们明白一家现代跨国公司总是愿意为了息事宁人而掏钱的。

其次,随着经济格局的变化,保持灵活,随时准备转型。索马里并非一直是海盗的温床,在海盗集中的邦特兰(Puntland)地区,支柱产业曾是渔业。然而政府垮台后,由于无法保护其领海,别国船只进入其领海,盗捕渔业资源。但是,正如一句老话所说,海里总有别的鱼。同一时期,中国强大的出口机器开始运转,将大量物资运往欧洲。最经济的航路是通过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这就意味着巨额货物在邦特兰的前渔民们面前经过。他们需要做的只是从中索取极小的一部分,也就是债券交易者所说的四分之一个基点。于是这些渔民摇身一变,当上了收费员。

第三,用精良的工具装备自己。千万不要让IT部门落后于潮流。海盗像其他行业一样,从根本上说是一种信息业务。要是挟持了一船小麦或水泥,恐怕敲诈不到多少赎金。该挟持的是一船时髦的三星3D电视,要是一船iPhone就更好了。幸运的是,如今船舶上都装配了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这种电脑系统记录下每艘船以及船上船员和货物的详细数据。这对海关和船舶管理者无疑很有帮助,但不幸的是,精明的海盗也能侵入其中。他们清楚地知道哪些船值得下手。如果黑客入侵失败,他们还能让守候在迪拜和阿曼的“侦察员”摸清哪些船舶值得下手。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的任何内行都会告诉你,只有内幕交易才值得做。海盗们早已领悟了这一点。

第四,合理支付员工。一次海盗袭击的经济学数据,就好比麦肯锡(McKinsey)的一项动作和时间研究,有条有理。每次海盗袭击的成本大约为6000美元。投资者提供资本,以换取三分之一的赎金。伦敦的私募股权基金大概会要求更高的回报,但对这种交易结构也能认可。这笔钱用于支付信息、快艇、枪支,以及海盗们经常在嚼的强力麻醉品——阿拉伯茶。剩下的利润由所有海盗平分,“突击队”里最年轻的队员往往只有14岁,他们会首先登船。这是个危险的任务,被杀死的概率最大,但能多拿30%的分成。找一些敢于冲锋陷阵的年轻人,让他们承担可能致命的巨大风险,承诺如果他们奇迹般地活着回来就能得到巨额分红。投资银行的老总们恐怕都很熟悉这种商业模式。

最后,至少可以说,海盗的成功显示了涓滴经济学(trickle-down economics)最终的确是有效的。索马里的一些地区靠海盗们从来往于亚洲和欧洲之间的货轮上敲诈的“通行费”得以脱贫致富。只是有时候要有几支AK-47突击步枪,才能保证这些财富能“涓滴”到你兜里。

注:作者的惊险小说新作《影子部队》(Shadow Force)讲述打击索马里海盗的故事,由Headline出版集团出版

译者/王柯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