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金融风险

鸟类、蜜蜂与大银行

英国央行官员霍尔丹和梅:自然科学——特别是流行病学、生态学与遗传学——为我们理解金融风险提供了一些线索。系统越庞大、结构越复杂,风险便越高。

市场监管者希望,复杂的大型银行能持有更多资本金缓冲,以保护金融系统。大型银行认为这毫无必要,因为在其规模较大的资产负债表中,风险是多种多样的。谁说的对?自然科学——特别是流行病学、生态学与遗传学——为我们提供了一些线索。

是不是大银行破产的可能性更低?传统的多样化经济学是这样认为的。通过扩大资产负债表对不同资产类别的覆盖规模,资产组合的风险一般情况下往往会相互抵消。随着资产负债表规模变大,其整体风险就会减少。因此大型银行会受益于大数定律。

复杂系统——不仅在自然界中可见,在金融界亦可见——的情况则是另一个样子。在这种系统里,规模增大的风险可能会彼此累加而不是相互抵消。系统越庞大、结构越复杂,风险便越高。

为什么?因为即便只有一颗坏苹果,但规模与复杂性会增加交叉感染的几率。错误不会相互抵消,而会叠加。这里存在一个大数缺陷。

进化论为复杂系统理论提供了支持。错误叠加能够解释为何复杂的生态系统(比如雨林)往往比简单的生态系统(比如热带稀树草原)更为脆弱。它们也解释了为何计算机程序的可量测性似乎存在天然限度。它们能让我们更深入地洞察物理灾难,如三哩岛核泄漏事故(Three Mile Island)。在银行业,它们有助于解释苏格兰皇家银行(RBS)、美国保险集团(AIG)和花旗银行(Citibank)等机构遭遇的金融灾难。

在复杂的系统中,多样性比多种经营更重要。例如,基因多样性能够提高抗病能力。你或许认为,多种经营与多样性是一回事儿。但在金融业,两者往往是死对头。

在金融危机爆发前,对多种经营的追求导致各家银行几乎在同一时间进入了同样的业务领域。银行股价之间的相关系数趋近于1。单个银行的多种经营导致了整个银行体系多样性的缺失。这种多样性的缺失继而又导致了整个系统的脆弱,以及最终的崩溃。

历史证据广泛地证实了上述发现。没有证据表明,复杂的大型银行破产的可能性比小银行低。但即便存在这种证据,也不会削弱大型银行应持有较高水平吸纳亏损的资本金的理由。这种理由的依据不是大型银行破产的可能性,而是它们对整个系统的影响。重要的不是银行离悬崖边缘有多近,而是坠落的严重程度。而这一点将取决于银行的规模、复杂程度和市场交易对手的数量。

这些基本原则在传染病研究中早已尽人皆知。预防疾病传播的最优策略关注于“超级传播者”:不是最有可能死亡的群体,而是对同类传染能力最强的群体。同样的方法也适用于复杂的大型银行。这些金融世界中的超级传播者拥有庞大的资产负债表,常常由数以千计的不同法人实体组成。它们的对手数量多到难以想象。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时,它的这种关系超过了100万个。这些对手会把金融流行病传播到全球。

幸运的是,流行病学家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简单的预防措施:把目标对准超级传播者。对银行而言,这意味着规模最大、结构最复杂、关联最多的银行应持有更多吸纳亏损的资本金。这会降低它们感染疾病的几率,从而防范其感染的后果。监管机构应力求实现均等的,不是各金融机构(无论规模大小)破产的可能性,而是每家银行对系统性风险的贡献。

银行业的现状在很多方面都有悖常理。当纳入银行的风险模型时,多种经营的魔力意味着复杂的大型银行持有的资本金往往少于规模更小、结构更简单的同行。建造模型的火箭科学家会告诉我们这是合理的。但建造火箭的火箭科学家则会说这是无稽之谈。世界已经为这个错误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今年,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将发挥带头作用,要求规模最大、具有系统性重要性的机构提高吸收亏损的资本金比率,以修正这个错误。这是正确的做法。

本文作者是英国央行金融稳定执行主管,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动物学教授,曾任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

译者/管婧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