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元

德国竞争力协议不公平

FT专栏作家沃尔夫明肖:德国竞争力协议敷衍了事,而且不公平,我建议欧元区其它成员国对它说不。只有这样,有效的危机应对方案才会出台。

是时候别再假装我们会在3月份看到欧元区“重大协议”的诞生了。上周,德国的政治发展明显偏离了正确轨道。德国央行(Bundesbank)、议会、小商业团体与有影响力的学者,纷纷公开反对延长各种支持机制。整个德国社会都在公开反抗欧元区。

最重要的一个事件是,德国联邦议院(Bundestag)的三个联盟政党决定断然拒绝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SM)的债券购买计划。从2013年起,ESM将成为永久性的危机应对机构。德国央行在月度报告中也得出了类似结论。上周四,189名德国经济学家写信给某报纸,对ESM予以了谴责,呼吁无力偿债的欧元区国家立即进入破产程序。这项进程的阻扰者已不再只是立宪法庭。

在上周的专栏中,我试图解释这种情绪的根源。今天,我将专注于结果。依我之见,这种情绪最好的结果是当前的危机决议策略失败,继而重新来过。最差的结果是永无止境的僵持,随后是金融体系的心脏停搏。最可能的结果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的无关痛痒的妥协。

眼下的谈判围绕四个中心议题:当前的危机管理、ESM、纳入预算监督的新稳定协议;社会与经济政策的协调。有关ESM融资问题的谈判一直进展顺利,稳定协议的谈判也是如此。但在债券购买问题上一直没有达成一致,当前的危机管理问题也丝毫未见进展。

这四个问题中最不靠谱的是政策协调。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坚持将德国授意的竞争力协议作为答应提供信贷担保的交换条件。但其它国家应如何回应?

我的回答是:拒绝。我会建议欧元区成员国否决竞争力协议,哪怕这么做会危及整个方案。如果德国无法兑现自己的交换条件,我不明白为何还会有人接受主权的丧失,而主权丧失正是政策协调的题中之义。接受此种主权丧失的唯一理由,是换取一个空前紧密的经济联盟。但在某个时刻,那必然要纳入欧元区共同债券。通过债券购买,ESM最终将演变成一个欧洲债务机构——经济联盟中的金融联盟。但如果ESM从一开始就已经折翅,这将永远不会发生。

德法提议的纯政府间政策协调机制,也存在固有的问题。在这样的机制中,大国会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小国。看看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在上届欧盟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上提出其6点竞争力协议时的傲慢自大就知道了。

但如果不能达成协议,金融市场不会恐慌吗?很可能会。但我们不能自欺欺人地认为,市场对一项敷衍了事的协议会有更好的反应。恐慌可能会来得晚一些,但最终会到来。届时你的处境会更糟糕。一旦3月份签署了一项糟糕的协议,你就没法到5月份时再回过头去巴结德国央行,让它授予你额外贷款。

讽刺的是,我们之所以陷入这种困境,正是因为缺乏市场压力。鉴于金融市场对达成协议的热忱,它们也许已经扼杀了压力。欧元区国家只有在压力临头时才会采取行动。例如,德国的国有银行部门存在巨大问题,但除了西德意志银行(westlb)不情愿地进行了重组以外,这目前并不是优先考虑的政策议题。德国央行四处宣扬它对压力测试的透明度感到不满,但迄今尚未出台任何法律推动资本结构重组。相对平静的市场形势也解释了,为何189名经济学家会选择这个时机写一封长信,对他们明显认为属于别人的危机决议提出批评。我担心,如果没有一个不可抗力事件,它们就不会拿出危机应对方案。西班牙调整储蓄银行的资本结构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不是因为担心成为投机者的下一个攻击目标,西班牙政府可能永远不会有勇气推动重组。

欧盟的危机决议策略,就是转移人们对危机的根本原因的注意:在一个经常账户存在结构性失衡的货币联盟中,银行系统不能由国家控制,资本金必须充足。困难之处在于如何将这种技术性陈述转变成政客及其选民明白的语言,而且不能撒谎。这不是财政危机。也不是南欧危机。这是私人部门与资本金不足的银行的危机。这是西班牙的危机,同样也是德国的危机。承认这些事实,必然是一切有效决议体系的起点。因此,在3月份说“不”,是出台危机应对方案必不可少的第一步。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