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知识产权

一个中国企业家的美国维权之旅

通领科技董事长陈伍胜:从2004年到2010年,我在美国的法院,应用美国的法律打了五场官司。我要告诉中国企业的是,要把知识产权提高到非常重要的地位,要“抱团”走出去。

【编者按:本文根据陈伍胜先生在近日举办的“中国工商界纪念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十周年会议”上的发言整理而成。陈伍胜先生六年间在美国打了五场维权官司,2010年被评为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知识产权保护是西方跨国公司的最后一道屏障。专利技术拥有高附加值,也是关系到他们最根本的核心利益,所以这最后一道墙不是很容易能够推翻的,而且交战起来往往是你死我活的。通领科技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通领科技集团2004年进入美国。在到2010年六年的历程中间,我们在美国的法院,应用美国的法律、美国的律师打了五场官司。我们的竞争对手轮番提起诉讼,滥用知识产权,主要目的是排斥新的竞争对手,达到垄断现有市场格局的目的。

2004年,我们的漏电保护断路器(GFCI,这类产品是美国政府为保护居民人身安全而强制推行的安全装置——编者注)刚刚进入美国市场,4月份,美国世界五百强企业莱伏顿公司(Leviton)就在四个地方联邦法院提起诉讼,同时起诉通领科技集团在美国的四个经销商。

同一个权利要求,同一个专利,但是在四个不同的地方起诉,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用四套法律程序,四套律师班底,乘上四的成本来拖垮你。美国的诉讼的费用本身就是全世界最昂贵的,通领科技是一个中国的民营企业,资本金不够雄厚。他们想从通过漫长的诉讼过程,从经济上把我们拖垮,达到他们不战而胜的目的。

为了民族工业的尊严,为了中国民营企业的清白,我们进行了应诉。第一场诉讼他们是用“558专利”来诉我们侵权,结果,通过技术鉴定这个方法,我们打了中美知识产权诉讼史上第一个全胜的案子。所谓技术鉴定,就是美国专家通过鉴定,认为通领科技的产品不侵犯莱伏顿公司的所有专利。

紧接着,莱伏顿公司又针对我们的产品,紧急申请了一个“766专利”。根据美国联邦专利法,当事双方在诉讼期间是不能申请专利的,但是莱伏顿公司隐瞒了这点。他们用这个专利起诉我们,最终他们的阴谋还是没有得逞。

2007年7月11号,美国新墨西哥州联邦地方法院布朗宁法官宣告通领科技不侵犯莱伏顿专利。我们打官司赢了。这时候莱伏顿公司提出条件,第一让我们不要再起诉他们赔偿,第二让我们放弃对他的“766专利”的有效性的起诉。当时,我们可以选择继续上诉,但我知道那是拉锯战式的过程,拖你三到五年才能把整个程序走完。我们也考虑到中国的传统礼仪,和为贵。既然他们承认自己告错了,那我们就和解吧!

没想到我们达成和解不到36天,美国另一家生产GFCI的帕西西姆公司把通领科技集团和中国的另外五家企业告上了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简称叫ITC。ITC判中国的五家企业全部侵权,给美国海关下达了一个有限排除令,中国所有的漏电保护企业立刻失去了巨大的美国市场。这意味着我国漏电保护行业每年数10亿元人民币的出口额面临消失,五万多相关产业链员工面临失业。

是退出还是继续占有这个市场,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痛苦的选择。我和我的律师进行了认真的分析和讨论。律师告诉我:“陈先生,你这次告的是美国政府机构,我们必须做到万无一失,所有的辩护词都是要非常准确的,一丝一毫都不能错,不能有一点瑕疵,这样一个诉讼费用大概是三百万美金。可是你的胜诉率,国外企业诉美国政府机构,从概率统计分析,成功的可能性只有3%。陈先生你要考虑是不是合算。我跟你合作了三年,我知道你这个专利不侵犯他的任何专利,但是不侵犯他的专利,不一定说法官就不判你不侵权,这个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