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元

欧元区何以不会解体?

FT首席经济事务评论员沃尔夫:欧洲各国首脑宣示,“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欧元区。虽然话不值钱,但在这个问题上,人们应该把此话当真。

2010年12月16日,欧洲各国首脑郑重宣示,他们“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欧元区。话是不值钱的。持怀疑态度的人们可能揣测此话能否当真。在这个问题上,他们应该当真。尽管免不了会经历更多动荡,但欧元区很可能继续存在下去。我认为理由有三:首先,深远的政治承诺支撑着欧元区;其次,欧元区的存在符合成员国的长远利益;最后,成员国能够承受相关代价。简言之,欧元区有意志也有办法继续进行欧元实验。

由野村国际经济研究部(Nomura Global Economics)发表、在约翰•卢埃林(John Llewellyn)和彼得•韦斯塔韦(Peter Westaway)指导下撰写的题为“欧洲将继续运转”的有趣报告给出了理由。正如其提醒读者的那样,欧元区是二战后开始的欧洲一体化进程的产物。即便对于今天的领导人而言,这依然是一项事关欧洲存亡的工程,尽管民众对于二战的记忆已经淡薄。此外,有关经济一体化将创造强大利益、有利于欧元区长期存在的假定,也证明是正确的。最后,欧元区即便部分解体,后果也是不可预知和不堪设想的。欧洲领导人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才会考虑这一步。

因此,尽管许多德国人对某些伙伴国的草率行为感到不满,但该国精英阶层仍意识到两件事:一是孤立的危险,二是欧元工程给德国与所有邻国带来稳定关系的好处。同样,在目前陷入困境的国家,领导人担心退出欧元区后遭到排斥的处境。这并不意味着某种形式的解体是不可想象的:如果德国人民得出结论认为欧元区成员国身份不利于货币稳定,德国将退出欧元区;如果欧元区外围国家的人民得出结论认为成员国身份有碍繁荣,它们也将退出。迄今这些国家都远未接近做出这种决定。目前某些国家债务重组的可能性相当大,而发生任何形式的解体的可能性则小得多。

欧元区的悲剧在于它运作得太好,这似乎有些矛盾。人们眼里风险的融合,刺激了收入的加速融合。在景气时期,银行轻率放贷,无异于借给借款者一根索命绳索。这些借款者可能是不负责任的政府(比如希腊),也可能是愚蠢的私人实体(比在如爱尔兰和西班牙)。结果就是债台高筑(见图表)。

最终,最为迟钝的银行清醒过来。但是,随着政府试图纾困即将内爆的金融体系,维持面临崩溃的经济活动,当私人放贷机构收紧放贷的时候,名义私人债务倾向于变成公共债务。即便爱尔兰和西班牙等公共财政稳健的国家,也发现自己面临此类困难。预计从2007年到2013年,爱尔兰公共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将从25%飙升至125%,其中大约三分之一的增幅可归因于对银行的纾困。

好消息是,市场意识到了自身的错误。坏消息是,它们的错误过于严重,导致陷入困境的国家负债累累,成为让欧元区倍感头疼的一个问题。

正如野村报告所指出的那样,公共债务的可管理性仅取决于三个方面:(付息前的)基本财政赤字;“雪球”——利率与预期增长之间的关系;以及“存量-流量”调整对公共债务的影响——纾困银行或“债务通缩”(当债务以外币计价时,由于国内物价下降或货币贬值导致的债务负担激增)的必要性。危机的本质决定了这三方面的情况都急剧恶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