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安东尼•波顿:我无意放弃中国市场

富达国际基金投资经理安东尼•波顿:市场的担忧从来不会完全没有依据,忽视这些担忧的投资者是愚蠢的。但是,我对中国市场依然乐观。

迁至香港管理一只中国题材基金近一年后,我惊奇地发现市场的氛围变了。投资者似乎没有能力一次在脑子里保留多个想法:对通胀、汇率问题紧张局势及政治不确定性的担忧,取代了对中国增长故事的热情。

北非与中东的动荡局势,已经加剧、并可能延长投资者从新兴市场重新转至发达市场的趋势。较之过去几年里能效提高的发达市场,油价高企对新兴市场更为能源密集型的经济体影响也许更大。

市场的担忧从来不会完全没有依据,忽视这些担忧的投资者是愚蠢的。但在对自己对整个市场及中国的看多情绪进行重新评估后,我还是不准备抛弃我的乐观。

去年10月份以来,中国央行连续三次上调贷款利率,突显出了投资者的下述担忧:信贷增长过快,通胀过高,政府需要采取的措施将导致经济硬着陆、从而削弱全球整体的增长。去年信贷增长强劲:如果将表外贷款与银行绕开管制的其它方法考虑进来,信贷增长幅度也许超过20%。我预计今年信贷增长将放缓,但这不会阻止其维持相对于发达国家的强劲增长态势。

所有新兴市场,包括中国在内,将不得不习惯于高企的结构性通胀,但有一点不应被忘记:在控制价格方面,中国政府比其它新兴市场拥有更大的权力。依照中国法律,政府可以对公用事业、能源与食品实施价格管制,而且它也确实这么做了。低估中国在未来1至2年内所能采取的行动,将是错误的。

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通胀是由食品价格上涨所致。除去食品这块,通胀压力相对温和;所以,尽管我预期利率会进一步上调、银行存款准备金会收紧,但不出意外的话,调整步伐应该缓慢而稳健——因为这就是中国的行事方式。

第二个担忧是坏账。对于这点,我仍比其他一些中国观察人士要更为乐观。主要担忧在于地方政府层面:地方财力没有想象的那么雄厚,大部分资金都被用在了基础设施上、一些贷款已经成为坏账。不过,中央政府有很多方法来缓和这一问题——把资金从中央划拨至地方,并改变地方政府的融资途径,比方说通过房产税、而非出售土地。

汇率问题上的紧张局势不是好消息,中美在该问题上的关系已经恶化。我希望近期的元首访问可以起到缓和作用,但对这个问题我会密切观察。该地区的政治紧张同样不容忽视。在这点上,我对朝鲜半岛的担忧要甚于中国;迄今为止,韩国的行动都是有所克制的,因此市场有点掉以轻心。

在中国国内,更重要的问题是一场划时代变革将带来的种种社会挑战: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实现从制造业向服务业的经济转型时,会面临个人及家庭的再培训与骚动不安等问题。一些新的岗位将出现,同时另有一些会消失,这将制造紧张。眼下,新晋中产阶层对新拥有的汽车、消费品与公寓感到满足。但随着财富不断增加,他们会渴望更大限度的自由。政府如何适应这一趋势,将至关重要。

从纯粹的投资角度看,中国的政治风险比我在英国及欧洲管理基金时面临的风险要大。这里的政策风险之所以更大,是因为正如可以通过调整价格控制通胀一样,政府能够以在西方不可能实现的方式,改变针对某家公司或某个行业的基本规则。有时,措施的出台会完全出乎你的意料,作为一名投资者,你必须适应这一点。

不过,在其它方面,中国政府行事又惊人地务实。新措施通常要在两到三个城市试点,然后才在全国推广,绝对不会随心所欲、毫无规划。如果措施行得通,就会被采用;如果不行,就被会抛弃。

香港正是这种独特制度与西方制度相碰撞的地方,是中国构造板块与世界其它地区板块相遇的中心点。香港的汇率与利率受美国政策的影响,但在贸易与文化上受内地影响最大。香港的“地质构造”不稳定,但却是一种有利的不稳定,而且,这里的氛围仍然很和谐。

本文作者是富达国际基金(Fidelity International)投资经理。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