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G20

借SDR“倒逼”人民币汇率改革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于乎:人民币加入SDR在G20南京会议上再成焦点。此事象征意义更大,但在谈判过程中,或许可以借外部力量倒逼内部改革,如当年“入世”一样。

二十国集团(G20)国家财长会议在南京举行。本次会议上,除了惯有的人民币升值问题之外,人民币是否加入特别提款权(SDR)的争论再度浮出水面。

首先,SDR是什么?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最早设想与凯恩斯有关,最终面世于1968年。目的之一是应对美元作为单一国际货币导致的所谓“特里芬两难”:要么流动性不足,要么美元信心不足。为了应对“信心与清偿力两难”的美元危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创造作为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的SDR,亦称“纸黄金(Paper Gold)”。SDR由IMF分配给各个成员国的使用,可以用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基金组织的贷款,还可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

无论如何,SDR目前还只是一个符号,而不是实质意义的货币。这决定了SDR使用途径相当有限,只能在成员国之间进行赎回或抵押,甚至不能用于贸易结算。诞生之日就存在的短板,导致SDR的规模始终无法与美元抗衡,这么多年来进展缓慢。根据相关数据,SDR当前规模仅仅为全球储备8%有余,与美元超过60%的比例无法同日而语。

如上所述,SDR的诞生是为了应对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美元为中心的缺陷,力图通过SDR解决国际流通手段不足,增加国际货币体系稳定性。这也使得一旦出现“美元泛滥”现象,关于改革与增加SDR功能的呼声就在国际社会日渐强烈,当前讨论的人民币加入SDR热潮,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于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一种回应。

人民币加入SDR意味着什么呢?SDR目前是由美元、欧元、日元、英镑组成的合成货币单位,每五年调整一次比例。一国货币如果要加入SDR,首先要满足经济规模以及可自由兑换两个条件。

作为一个主要经济体的货币,人民币加入SDR有提升人民币国际地位意义,也意味着作为大国承担责任与义务。不过,上个月的G20巴黎会议就以不可自由兑换为由,拒绝人民币加入SDR。

按理说事情到此为止就结束,留待以后讨论。但问题在于,外界对此事的态度里外不尽一致。日前,法国总体萨科奇、IMF副总裁卡恩及美国财长盖纳特等人都纷纷力挺人民币加入SDR ,萨科奇甚至强调需要明确时间表,本次南京会议更是把SDR作为主要议程讨论。对此,中国态度暧昧,虽然此前周小川行长曾撰文提议改革SDR,然而对于本次G2O会议,官方则仅表示是为学术研讨会提供场地。

其中玄机为何?外界言外之意在于,国际社会希望人民币为了加入SDR做出更多调整,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使之更加符合国际门槛,比如开放资本项目下人民币可自由兑换。与之对比,中国显然希望自行掌握人民币国际化节奏,认为可自由兑换与加入SDR之间不存在对等关系,这从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夏斌等人表态可见一斑。夏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绝不接受”将人民币以可兑换方式纳入SDR。

如何在新语境下看待这个老问题?加入SDR,期望朝夕之间改进人民币国际地位,显然不那么现实,此事象征意义更为明显。然而,加入SDR仍非常重要。首先,人民币加入SDR,本身就是一个拥抱国际社会的姿态,对于国际货币体系长期改革不无裨益。其次,与中国谈判进入WTO有些类似,国际社会与中国政府通过谈判与妥协,最终可能达成一致,而外部的力量可以反过来倒逼内部制度改革。从中国改革的历史经验开看,显然后一个意义更为深远巨大,甚至已经超过SDR本身。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联系邮箱yufu2046@gmail.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