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央行

清明加息为哪般?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于乎:本次加息市场其实并不意外,时机则耐人寻味。为何选择在清明?市场分析大多认为与通货膨胀有关:即将公布的CPI数据预计会超5%,即便不超,也会维持在神奇的4.9%。

猜中了前头,可是猜不着这结局。

对于货币政策来说,市场往往是猜得中结果,却猜不中方式。加息不是问题,问题是加息的时机。3月下旬,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香港曾经说:“相对全球的利率水平,我个人认为中国目前的利率‘很舒服’。太高了会吸引热钱”。在内地长期负利率大背景下,这一番言论引来各方争议,但话音未落,加息骤然而至。

4月5日晚间,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1年4月6日起上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金融机构一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分别上调0.25个百分点,其他各档次存贷款基准利率及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相应调整。此后,一年期存款与贷款利率分别上升至3.25%和6.31%。

为什么会加息?当前显然处于加息与不加息皆可的模糊地带。经济放缓的潜在可能与通货膨胀的矛盾信号,从对于企业景气最为重要的指标PMI(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中就可见一斑。

刚刚公布的3月份中国PMI为53.4%。这一数字非常有趣。一方面,这是该指数自去年12月以来首度上涨,比2月上升1.2%。从国际标准看,数值在50%以上表示经济总体扩张,而中国已经连续25个月位于这一界限之上;另一方面,考虑季节因素,PMI在3月一般会出现攀升,而今年3月的上升幅度低于过去几年,市场普遍认为有些“明升暗降”的味道,令人怀疑经济是否已经出现放缓迹象。

对于本次加息,市场其实并不意外,时机则耐人寻味。至于为何选择在清明加息,市场分析大多认为与通货膨胀有关,尤其是与将在4月15日公布的月度统计数据直接挂钩:即将公布的CPI数据普遍预计会超过5%;如果不是,也很可能延续1、2月趋势,显示为神奇的4.9%。

过去一段时间,存款准备金成为央行较为倚赖的主要调控手段。调整准备金率对于央行来说,也许是成本最低、见效最快的一种调控方式,往往被视为收紧银根的“猛药”。在经过多次调整之后,准备金率已经达到20%的历史高位。存款准备金只要能够覆盖商业银行成本,理论上其实并不存在上限。然而从去年第四季度以来,中国央行已经六次上调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当前中国已经成为这个比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一般而言,存款准备金上限低于25%。对于商业银行来说,存款准备金显然会影响其盈利,增加运营成本。

其次,公开市场操作被认为央行通过市场吞吐基础货币的主要手段,此前显然也已频繁使用。3月份,央行已经连续四周资金净回笼,累计回笼资金3150亿元。上周,央行共发行央票1250亿元,回购1600亿元,加上到期资金对冲,该周实际上创下近一年来回笼资金数量之最。

如此态势之下,央行面临的选择并不那么多。各方预期货币政策也将从偏重数量型调控,向偏重价格型调控转变,加息成为最可能之举。然而,本次加息属于非加不可么?未必。

综合现代金融宏观调控经验来看,引导预期已成为货币政策的主要调控方式,而保持明确、持续的政策目标至关重要。央行高层3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加息与否首先要看物价,其次考虑消费、投资和国际收支平衡情况,“在充分考虑这几个因素后,还要依据前瞻性、科学性和有效性三个原则来决定是否加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