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经济学家

经济学家为何不认错?

FT专栏作家约翰•凯:经济学家会说,全球金融危机对约定俗成的观点提出了挑战,但这似乎是给别人的建议,而非个人自白。

最近,一批杰出经济学家聚首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在新经济思维研究所(Institute for New Economic Thinking)主办的一个会议上就各国对金融危机的应对进行了回顾。该研究所的创办人是金融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该活动促使我开始思考“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现象,即寻找证据,支持自己本来就相信的事物的倾向。

距离金融危机爆发已有三年,现代资本主义的仇敌开始回顾并解读他们一直谴责的触目惊心的市场失灵案例。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与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看到了他们憎恶已久的盎格鲁-撒克逊(Anglo-American)经济霸权的新缺陷。右派人士则痛斥无能的监管、宽松的货币政策与糟糕的政策回应的失误。

人们会告诉你,金融危机对约定俗成的观点提出了挑战,但这似乎是给别人的建议,而非个人的自白。他们会说,他们学到了教训,但大多数人学到的教训是,他们自始至终都是对的。

这种偏向还得到了组织生活的强化。在政治与企业生活中,人们争先恐后支持杰出领袖的观点——不管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总裁、还是一家大银行的老板。传媒的发展,也令人轻而易举地仅从反映自己既定观点的信息源寻找信息;不妨想一想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或者博客。

就经济学而言,学术界应该最鼓励多元学说,但同行评议与期刊发表规定的发展削弱了这一文化。高校的经济学家——聚焦在布雷顿森林的那类——如今承受着巨大压力,要求他们遵守狭窄的既定范式。让人费解的是,这一范式的大多数支持者还觉得,这场危机证实了它的正确性。

所有这些因素都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危机的发生。金融机构内部没有激励措施鼓励员工去挑战看似盈利的实践。政府也没有什么理由去质疑这些带来丰厚税收收入的业务。CNBC告诉所有人他们正变得越来越富有;金融学术理论也安慰人们说,现实世界是最佳可能的世界,一切都在向着最理想的方向运行。

如果说这种自信在2007至2008年间受到了打击,那么其持续的时间并不久。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当时似乎改变了部分信仰。2009年,他告诉美国国会,他现在对长期以来一直信赖的理性行为模式产生了怀疑。但他最近在本报发表的一篇批评《多德-弗兰克法》(Dodd-Frank Act)的文章表明,他已恢复自己的那份沉着镇静。毫无疑问,格林斯潘将成为电影《阿特拉斯耸耸肩》(Atlas Shrugged)的热心观众。这部电影是根据格林斯潘所崇拜的安•兰德(Ayn Rand)的小说改编的,已于最近在美国上映。许多自由主义者将会欢欣鼓舞;少部分左派人士则会冷嘲热讽。但谁的想法都不会被改变。

英国前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在布雷顿森林的确让听众吃了一惊——他似乎承认自己犯了错误,未认识到全球金融体系的相互依赖程度。既然选民们已经扯去了他的职务重担,批评现在如此放松的他也许显得粗暴无礼。但他的认错仅仅是为发出下述提醒做铺垫:如此高的相互依赖度,强化了他一直倡导的更广泛全球金融监管的必要性。

IMF与世界银行(World Bank)即将召开的年会将会乐意听到布朗的呼吁,而无疑这也合乎布朗的本意。如果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角逐法国总统职位,那他留下来的空缺将会由一位欧洲政治家填补。这些国际会议会习惯性地总结称,金融危机要求这些会议的主办机构得到加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