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我是书虫

专访书商路金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路金波:“网络上人们的匿名状态绝对不应该成为颠覆文明秩序的理由。我是一个极端的版权保护者,极端保守。”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把路金波推到了前台。他和包括沈浩波、韩寒等人2011年3月和“百度文库”的一场没有结局的谈判,使他成了与互联网版权作战的战士。

当然,在前台上站着的,还有尴尬的互联网版权,或者著作权问题。1980年代互联网在美国发端之后,免费就成为其重要的主题词之一,而其后包括了google、twitter和facebook等web2.0产品的风行,分享又成为了一个主题词。尽管包括Netflix、App Store等收费网络的大量存在,但对于中国网络用户来说,似乎收费依旧是一个难以接受的概念。

路金波所要开炮的,不仅仅是百度——他称之为“最大的贼”,而且是内容免费这样一个庞大的概念。这场战争,在我看来,既是一场未见终了之期的苦斗,也未必是一场义理立见的征伐。

连:您在版权这件事上社会关注度最大的,还是和百度的这场官司,最初为什么会想起和百度打这场官司?

路:对于出版商而言,关注数字出版这件事由来已久,尤其是这两三年,所谓的2018预言(注:指到2018年,电子出版将超越纸质出版,亦即宣告纸质书的死亡)。数字化必然是一个趋势,消费者是有这个需求的。但是中国人和国外,差的不是购买力,他们看《盗梦空间》、《阿凡达》,都比国外贵;也不是购买习惯,他们在当当、淘宝买东西,和美国人在亚马逊是一样的;甚至他们也买电子产品,他们用信用卡在App Store上买应用。根本的问题在盗版,尤其是网络背景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人们认为网上的东西就应该免费,任何东西扫描到网上进行传播就是天经地义的。这会毁了300年的版权保护法。在我们和百度之前,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能在网上搜索到。数字出版是趋势,但盗版堵死了出版业的未来。

最初在互联网上曾经有“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这样的说法,但是这是早期。现在网络的使用甚至已经超过了固定电话,已经变成人们生存的一个基本生存工具、通讯工具。这就相当于出门坐公交车、搭地铁。如果网络没有秩序,也就相当于你做公交车、地铁不要秩序一样。所以我认为,互联网的神话、它所受到的所有优待,都不应该存在了。互联网已经那么强势了,还需要受到保护,这是非常荒谬的。结果就是这个东西变成了没有法律、没有道德、没有秩序,颠覆了过去300年的著作权的基本逻辑,著作权是一个财产权、是需要先授权、再使用的基本事实。

连:采用这种您认为的“盗版”的网络不止这么一家,您选择百度是否因为它是一个集中的呈现?

路:现在十三亿中国人中间,至少有7亿,55%的人是贼,是盗版的罪犯。你买过盗版碟、穿过冒牌的衣服、去网上传过东西。百度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当初它有278万篇文章,包括所有的畅销小说。这些网络富豪们所反复宣称的避风港原则[注:百度百科,是指在发生著作权侵权案件时,当ISP(网络服务提供商)只提供空间服务,并不制作网页内容,如果ISP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如果侵权内容既不在ISP的服务器上存储,又没有被告知哪些内容应该删除,则ISP不承担侵权责任],是早都应该被废除的。人们的匿名状态绝对不应该成为颠覆文明秩序的理由。我是一个极端的版权保护者,极端保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