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

办公室里觅幸福

《冲刺》一书认为,工作是幸福之路,忘我工作让人满足

没有什么比阅读关于幸福的书更让我郁闷的了。过去几年出版的关于幸福的书籍足以摆满图书馆,标题都很凄苦,按无用程度从低到高排序,有《更幸福》(Happier)、《如何幸福》(The How of Happiness)、《幸福趁现在!》(Happiness Now!)、《实现幸福》(Delivering Happiness)、《真正的幸福》(Authentic Happiness)、《幸福大变身》(The Happiness Makeover)和《达到幸福》(Getting to Happy)。

我曾经以为通过读一本书就得到幸福是不可能的,至少读主题是幸福的书不行。最近重读金斯利•艾米斯(Kingsley Amis)的小说《一个英国胖子》(One Fat Englishman)时,我倒的确感到了幸福,不过那本书讲的是色欲、贪食和懒惰,所以不算数。

然而,上周有人送给我一本关于幸福的书,让我读完之后感觉异常喜悦,书名叫作《冲刺:为什么要热爱竞争》(Rush: Why You Need and Love the Rat Race),作者是陶德•布希霍兹(Todd G. Buchholz),一个蓝眼睛的加州人,曾在白宫担任经济顾问。

《冲刺》一书与其他的幸福书籍不同,那些书教我们要慢下来、要反省,与过去自己感觉幸福的某个时刻建立联系,要“投资”于人际关系,要冥思,要微笑,要练瑜伽,要宽恕,要学画油画、学一种乐器,或信仰上帝。这种书让我难受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困惑自己是否幸福最终总是会让我泪流不止,二是因这种精神上的颐指气使让我对自己美妙的生活产生了莫名其妙的怀疑——我的生活包括奔忙赚钱、对家人大呼小叫、购物、以及在床上读金斯利•艾米斯。

因此,读到《冲刺》,发现通往幸福的真正道路正是我们大多数人(无论是否喜欢)总要干的一件事——工作,这让我十分释怀。他说,压力会让我们幸福。竞争是有益的,如果没有竞争,我们不仅不会幸福,人类可能很早以前就已经灭绝了。竞争不会让人自私,而是会让人合作。退休不好,因为会让人变蠢。周末加班倒不错,因为那说明别人需要你,这也是大多数人唯一想要的。赚大钱也没什么不好,因为那肯定说明有人欣赏你。最重要的,站在我的立场上看(我的控制欲每天在家至少要被嘲笑一次),控制狂也是好的。幸福随控制而来。

我发现自己在读到这些观点时使劲点头,对作者赞颂这些资本主义美德的勇气充满敬佩,差点就把脖子抻到了。

然后我就想到,布希霍兹持这种观点十分正常,毕竟他从激烈的竞争中获利颇多。在书里的封底折页上,他介绍自己是“哈佛大学获奖教师”、对冲基金董事总经理、百老汇演出的制作人(也冠有“获奖”的形容词)。如果你是得奖的那个,就更容易发现竞争的乐趣。

然而他并不只是在谈自己,而是动用了人类学、经济学和神经科学来支持他的论点。我们前进时,额叶皮质会感到愉悦。开展新任务时身体里的多巴胺和血清素会激增,与同事聊天时就会沐浴在温暖的催产素当中。而取得成功时就像打了一剂β-内啡肽,那感觉跟可卡因一样爽。

不过,不用动用额叶我也知道他的话放在我身上是正确的。我知道自己在工作努力、做得好时最开心,这是因为我发觉忘我远比试图寻找自我更让人满足,而工作远比洗碗更容易忘我。努力工作会让你的自己感觉更好,而且长时间辛勤工作后,你就会觉得有足够的理由让自己最欢快地放纵一把。

对那些相信围坐在篝火旁手拉手唱“康巴亚”(Kumbaya)除了浑身臭汗(以及可能沾染的烟灰)之外,还能有其它收获的人们,布希霍兹饶有兴致地进行了嘲讽。他认为这些新的幸福大师们寻找失落的伊甸园的精神怀旧不仅是软弱的表现,还是危险的。

不过既然他已经让我明白通过赚钱、控制和竞争来追求幸福并不坏也不浅薄,我就会更倾向于宽宏大量地包容别人对幸福的奇怪看法。“英国胖子”会沉迷于淫乱和炸鸡,而其他人可能更喜欢慢下来、整天微笑、以及在瑜伽课上做“下犬式”。幸福的伟大之处在于不存在竞争,供应十分灵活,因此只要不妨碍我的幸福,别人如何得到幸福并没有什么关系。

译者/王柯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