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我是书虫

名著美丽的数字

连清川:名著图文馆丛书每一种印量都在1万册以上

在每一个民族的记忆或者想象中,都有一个末日预言。这是人类对于自身命运不确定的恐惧,也是对于居安思危的自我警醒。当然,末日预言所伴随的,又是对完美生活的一种期盼。基督教的“审判日”,过后就是天堂。

而在网络流布全球之后,传统行业即开始惊慌失措地散布其末日论来。冲击最大的,就是媒体行业和出版业。出版领域更是给出了一个具体的末日时间:2018。Kindle和iPad的出现加剧了这一恐慌的规模。传统出版业者纷纷与亚马逊和苹果公司敲定协议,期望在未来的新市场中为自己保留一杯羹。废墟之后是天堂。天堂那么大,既然传统业者已经无法再扮演上帝,那么,上帝座下总需要跑腿的吧?

渠道的颠覆性革命似乎已经使传统出版业者抛弃了自我的革新。日复一日的图书出版似乎在抢收最后的稻苗:营销的无止境投入,新旧渠道的不断扩张,制作日益复杂精美却与本质无关,市场细分使书籍的营养价值不断流失,畅销书榜上永远闪烁着面孔苍白的写作明星……

这就是当我看见了吉林出版集团有限公司的“名著图文馆”丛书时有些莫名惊诧的原因:已经什么时代了,已经什么市场了,已经什么读者了,怎么还有人敢出这种书?

显然丛书的责任编辑,吉林出版北京公司的副总经理武学先生要比我乐观。他从来不担心丛书的市场问题,并且似乎销售业绩也一直在证明他的正确性:每一种的印量都在1万册以上(这在出版界是一个相当美丽的数字),并且还在不断加印。最畅销的《圣经故事》(多雷插图,俞萍编著)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或许这本书也占了题材的便宜:教会订了一批。

不过,先说说我对这套丛书惊诧和担心的原因吧:武学告诉我,丛书已经出版了13种。我手上已经获得的,包括了王尔德的《莎乐美》、歌德的《浮士德》、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但丁的《神曲》、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和马克•吐温的《亚当夏娃日记》。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深为中国人所不熟悉的英国诗人丁尼生的《亚瑟王传奇》、波斯诗人莪默•伽亚谟的《鲁拜集》、德国音乐家瓦格纳的《尼伯龙根的指环》和意大利诗人亚利欧斯多的《疯狂的奥兰多》。没有人否认这些名著的经典性。可是现在的图书市场经典几乎就意味着亏损。出版王尔德比不上王朔,出版莎士比亚不如当年明月,出版瓦格纳比不上周杰伦。时代、市场、读者,都已经没有那么奢侈了。我不相信有那个民营出版公司愿意这么大手笔地做这样的市场冒险。

武学自然认为丛书有独到之处。美术世家出身的他偏好着艺术价值,他是以插画家作为线索来整理这套书的,其中最主要的四条线索就是法国插画家古斯塔夫•多雷、埃德蒙•杜拉克、英国插画家阿瑟•拉克汉以及英国不朽的插画大师比亚兹莱。

他的构想也不止步于此。插画家不过是一个起点,武学想要整合的是阅读和视觉的整体感受。对于中文读者来说,中文阅读才是丛书成立与否的根本之战。因此,我们看到了许多故去的名字,包括郭沫若的《鲁拜集》和《浮士德》、田汉的《莎乐美》、王维克的《神曲》以及朱维之的《失乐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