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元区

如何拯救欧元?

前意大利总理朱利亚诺、前比利时首相费尔霍夫施塔特:发行欧洲债券不需要国家间的财政转移。纯粹的债券发行将会吸引到新资金,从而稳定欧元,推动复苏。

欧洲正在输掉民选政府与非选举产生的评级机构间的“战争”。政府努力地想进行治理,而在“统治”的仍然是评级机构。选民们对此心知肚明,正因如此,一些欧盟(EU)成员国才会反对向其它国家进行财政转移。

不过,这些国家(尤其是德国)都是欧元的获益者。如果换成是一个由较少国家组成的“核心”欧元区,则欧元汇率会比现在有所上升,从而削弱出口竞争力。一旦欧元区负债最多的那些国家发生违约,核心及外围国家的银行与养老基金都将受到影响。没人能够幸免。

答案不是缩小、而是扩大欧洲。欧盟经济财政理事会(Ecofin)兼欧元集团财长会议主席让-克劳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与意大利财政部长朱利奥•特雷蒙蒂(Giulio Tremonti)提出,将部分国家债务转化成欧盟债券,会有助于平息当前的危机。我们赞同这个观点。

但这样的一个决定,无须获得全体成员国的一致认可。它可以是一个合作逐渐加强的自愿过程,就像欧元自身的诞生一样。那些希望保留本国债券的国家可以这样做。

我们还同意容克-特雷蒙蒂提案的下述观点:即欧洲发行的债券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交易,吸引新兴经济体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的过剩资金。这些资金的流入,会增强欧元区实力,并且在无须成员国之间的财政转移的情况下推动增长、加强凝聚力。

不过,我们会建议,由国家债务转化来的欧盟债务一定不要交易。它可以由欧盟自身持有。因为这些债务不用于交易,那它们将用不着接受评级机构的评级,其利率可以由欧元集团财长们在一个可持续的基础上决定。如此一来,它们就可以与投机“绝缘”。可以由政府来决定,而非评级机构说了算。

我们还建议,可以向上世纪30年代罗斯福(Roosevelt)推出的依靠债券融资的“新政(New Deal)”取经。前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雅克•德洛尔(Jacques Delors)正是受这份计划启发,在1993年提出了用统一的欧盟债券搭配统一货币的建议。

主要为“新政”提供资金的债券,并非由美国各州提供融资或担保。罗斯福政府没有要求它们进行任何的财政转移,也没有接管它们的债务。

同样,欧盟也无须为了发行欧元债券这么做。欧洲投资银行(EIB)已经在没有买断债务、国家担保或财政转移前提下,成功地进行50年的债券发行。

美国国债是靠联邦财政政策提供融资的。欧洲没有类似的政策。但将部分国家债务转化成欧盟债券的成员国,可以用本国的税收收入,以较低、且可持续的利率水平支付债务利息,而无需其他方面的财政转移。

欧洲还具备一个被忽略的优势。许多欧盟成员国在拯救银行之后,背负上了沉重的债务。但欧盟自身几乎没有什么债务。即便自去年5月以来一直在接管银行与国家债务,欧盟自身债务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尚不足1%。这连美国发行债券、为新政融资时债务水平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同样,欧盟债券也不一定需要建立新机构。转化来的债券可以由现有的欧洲金融稳定机构(EFSF)持有。欧洲金融稳定机构可与欧洲投资银行一起,管理纯粹的欧元债券发行及联合融资项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