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希腊

为希腊寻找出路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所长萨克斯:希腊和欧元区成员国需要就一个长期解决方案达成共识,否则希腊下一次被推到崩溃边缘时街头示威者又会占上风。

希腊上周三勇敢地投票通过了更多财政紧缩措施,从而避免了迫在眉睫的违约。现在,欧洲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发放资金,让希腊在整个夏天期间能够履行债务。不过毫无疑问,这第二次纾困必须是此类纾困的最后一次。希腊和欧元区成员国需要就一个长期解决方案达成共识,否则希腊下一次被推到崩溃边缘时街头示威者又会占上风。

我在学术界的许多同事都曾乐此不疲地要求希腊违约,进而迫使其进行非自愿债务重组。我认为这种建议很天真。在今天的全球金融体系下,没有人能保证可以实现可控的债务违约。银行挤兑、债务危机蔓延到其它国家、触发信用违约互换(CDS)合同、以及在欧洲引起激烈的政治争吵,这些只是可能紧随其后而来的一部分后果。欧元解体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违约可能的确会发生,然而这不应当是首选方案或优先方案。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主权债务合同神圣不可侵犯,而是出于实用主义考虑。我曾亲自为多次主权债务重组谈判提供过帮助,从玻利维亚到波兰以及尼日利亚等国家。但希腊的情况与这些国家不同,这是一个发达经济体,还没有遭遇恶性通货膨胀,也并非刚刚摆脱共产主义。希腊的问题是借债过度、消费过度,又中了会计把戏和全球金融危机的着。希腊现在需要调整,只要这种调整在理性范围内。

许多主张违约不可避免的人宣称,希腊永远无法偿清债务。其论点是,希腊政府欠外国债权人的债务大约相当于其国民收入的120%,希腊偿还债务就会压垮经济,而且事实证明在政治上也不可承受。

鉴于希腊国债的平均利率预期会继续保持在每年6%以上(在IMF和欧盟假设的正常情况下),未来几年所偿还的利息也会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这种负担无论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的确都无法承受。

幸运的是,这种极端的预测并不一定正确,希腊不需要支付这么高的利息。具体做法如下。

IMF和欧盟的预测都基于一种观点,即希腊会因为存在违约风险而必须支付包含溢价在内的高额利率。这个问题是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高利率会导致偿债负担难以忍受,使得违约不可避免。而违约的前景反过来又会不可避免地造成高利率。比较好的对策是下调希腊的债务利率。

假设希腊能够以德国的借款条件偿还债务,鉴于欧元区通胀率为1.5%,其实际利率会在2%左右。如果希腊经济增长能够达到3%左右,就有能力偿还债务,每年向海外适度转移约相当于GDP 2%的资金,在未来20年的时间里就能将负债占GDP的比例从大约120%降至70%。

要点在于:如果能锁定低利率,并将还款期限延长到20年,那么从长期来看希腊应该能够偿还债务,而不会违约。延长还款期限但不永久执行显著下调的利率是不行的,附带希腊恢复经济增长后就提高还款利率的“触发”条款也是不行的。

这样的低利率可以通过全欧洲为希腊偿还债务提供担保来获得。实际上如果其它欧元区国家能为希腊债务提供支持,那么希腊就可以按德国或法国借款的条款筹资偿还债务。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反对这种方案,不过德国央行(Bundesbank)前行长埃克塞尔•韦伯(Axel Weber)曾暗示过可采取这种方法。默克尔忧虑此举会最终引发纳税人出资的纾困,令她名誉蒙羞。不过这种担忧有些夸大其辞,至少与混乱的债务违约这一更严峻的担忧相比,问题要小得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