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希腊

欧洲需要明智的利己主义

波兰财政部长罗斯托夫斯基:欧洲各国应通过达成共同目标来实现各自的利益。这就是为何救助计划的出资国与受资国必须弥合不断扩大的政治分歧。

希腊议会上周通过了两项关键改革法案,化解了眼前的危机,让我们有时间设计出一个真正可持续的方案,来解决欧元区外围国家的问题。

我们必须让出资国的市场和选民相信,欧盟(EU)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计划给了希腊一个真正的机会,让它在可预见未来能够重返来市场融资。我们还必须让目前正施行严厉紧缩计划国家的选民看到隧道尽头已露出几丝亮光。最为重要的是,必须好好设计防火墙,以确保万一某国的形势严重偏离了计划,其恶果不会殃及他国。

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同,以当前的经济增长率与可预见的中期增长率衡量,欧元区的欧洲金融稳定安排(European financial stability facility,简称EFSF)与欧盟的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uropean financial stability mechanism,简称EFSM)下的利率都太高了。所以,市场认为这些计划会导致不可持续的债务格局。更糟的是,爱尔兰与葡萄牙的例子表明,一旦市场利率大幅超过EFSF中的高利率,它们可能会呈螺旋式上升、失去控制。而后,投资者会预期,相关国家会被纳入利率较低的新计划,但同时它们也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无法进入市场融资。

我会从过去一年令人郁闷的经历中汲取两条教训。第一,全面履行了上述计划所要求的义务的国家,其适用的EFSF与EFSM利率必须被大幅下调。出资国应该接受不超过融资成本20个基点的利润(在今天的市场上,这意味着收益率要低于3.5%),而不应要求像当前这样带有惩罚色彩的、最高超过融资成本2.9个百分点的利润。利率应分两步下调。先在2012年下调1.5个百分点,剩下的在2013年下调。

这将确保爱尔兰与葡萄牙维持可靠的债务格局,并给予希腊一个真正的机会。它还将建立一道天然防火墙:一个国家脱离正轨,不会殃及其它被认为拥有坚实可靠债务格局的国家。最后,如果一些国家未能履行它们的义务,那么利率应恢复至当前水平。这就让出资国多了一种选择,令它们能够在某些国家故态复萌的情况下,不必采取拒绝提供资金这种致命性对策。

从迄今为止的经历中总结出的第二条教训是:作为一项原则,即使受资国的表现不如预期的那么好,也应继续向它们提供救助——前提是它们有这种表现不是因为未能履行自己的义务,而是因为预期有偏差或受到意料之外的外部冲击。正如IMF的计划所主张的,贷款发放应主要视努力、而非结果而定。如果上述两项救助计划从一开始就确定了这项原则,那么希腊不久前也就不会遭遇那种差一点就陷入绝境的时刻了。

欧洲必须对其救助计划进行完善,上述调整可能只是这项工作的一小部分。私人部门依照法国近日提出的方案自愿参与到这项工作中,以及推出某种类似“布雷迪债券”(Brady Bonds)的东西,也至少具有同样重要的意义。

去年5月份时,欧洲心里明白,希腊无法单靠勒紧裤腰带战胜危机,它还需要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改革。今天,欧洲必须确保救助计划拥有可靠的债务格局与融资,同时还要坚决要求进行结构改革与私有化。前两点给出资国带来的好处,与受资国一样多。它们对于欧元区的稳定至关重要,而欧元区的主要受益者正是该货币联盟中那些拥有AAA评级的出资国。与此同时,受资国必须意识到,结构改革与私有化的主要受益者将是它们自身,因为这两点是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要素。

欧洲需要的是“团结”(这对波兰人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词),不是慈善。团结所表现的是明智的利己主义,即一个团队的各个成员通过合作达成共同目标来实现各自的利益。这就是为何欧洲必须遏制如下两方之间不断扩大的政治分歧:其中一方是在当前危机中提供救助资金的国家(欧盟中部与北部国家),另一方是直接从救助资金中获益的国家(欧盟南部与西部的外围国家)。否则,整个欧洲一体化计划以及世界经济的稳定都将被拖入危险之中。

注:本文作者是波兰财政部长。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