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市场的边界

中国需要保护什么样的民族企业?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需要的是诚信、有着健康盈利模式的企业。 中国需要的是扎根中国的企业,而不是以民族主义旗号毁坏中国市场根基的企业。

一个又一个阴谋论,让中国的商人成为阴谋囚笼中的困兽。一些是真阴谋,而另一些阴谋则是捕风捉影,是对自己经商软弱与不诚信的无聊辩解,是长期受虐心态的集中爆发。

未必事事阴谋 以平和心态开放

毋庸讳言,我们曾经在历史阴影下生活,从清末到民国,中国的民族产业受到欧美工业国家的压抑,在欧美工业化初期的殖民地时代,船坚炮利下的工业品输入,是国人难以忘记的奇耻大辱。记忆被摧抑成长期潜藏的愤怒,遇火星即燃。

中国于上世纪80年代再次主动打开国门,人们开始发现国外机构以更强大的资本,以熟谙中国国情、进行公关的做法,将中国的市场笑纳囊中。这是新的触发点,资本时代到来的外资在境内外买空卖空、对中国实行技术封锁等现象再次引爆情绪,与潜藏已久的心理积郁一拍即合。对于自己不熟悉的资本与货币市场的天然恐惧,对于高技术方面技不如人的愤怒,对于以袜子换飞机的不平等贸易的憎厌,所有这一切或有形或无形、或真实或虚幻的现象,让阴谋论大行其道。

我们必须做出选择,面对开放的经济到底持何种态度?自信、建立对等公平的游戏规则恐怕是惟一出路。是的,乾隆皇帝曾经强迫英国使团特使马戛尔尼下跪觐见,也拒绝了英国方面关于开设使馆、在宁波、天津等处贸易、设立客栈等全部请求。但后人显然无法为此感到自豪,因为闭关锁国与无知傲慢,正是中国衰败的开始。

如果我们希望民众富足、国家强大,乾隆的选择绝不应该成为当下的选择,与当时的傲慢相反,以平等的态度进行明智的谈判,以棋高一着的思路为未来的发展扫清障碍,才能迎来中国的际遇。

要保护民族企业但不能突破底线

有越来越多的民族主义大旗在商业的天空飞舞,从娃哈哈之争、蒙牛对赌,到最近的支付宝股权纠纷,以及凯赛生物与瀚霖生物的专利权之争,都有商业民粹主义的阴影在闪动。

前几个纠纷引发了广泛的社会讨论,通过一次次的讨论,认知越来越清晰,商业的契约精神不能够被破坏,否则市场的基础将不存在。民族企业必须受到保护,但保护民族企业必须以尊重双方对等的前瞻性的游戏规则为前提,而不是以破坏市场基础为代价,这样的保护无异于自杀。更进一步说,中国要发展,需要吸纳全球的资金、技术和人才,而公平的游戏规则将是中国吸纳的基础。

娃哈哈与达能的商标权之争,最后以娃哈哈的完胜告终。2008年8月,杭州中级人民法院驳回达能方面要求撤销杭州仲裁委员会于2007年12月就“娃哈哈”商标转让协议所作裁决的申请。而蒙牛在反抗摩根斯坦利之后,又受到三聚氰胺事件的严重打击,最后被纳入央企中粮的怀抱。支付宝事件将以双方对筹码的锱铢必较做戏码,双方明智地将民粹大旗放下,而进入正常的商业谈判范畴。

如果有谁认为娃哈哈商标之争是民族主义的胜利,显然大错特错,这是宗庆后强有力的营销掌控术的胜利,说到底是一个企业家的决心与能力的胜利。蒙牛对赌事件,我们很难对蒙牛抱持同情,尤其是三聚氰胺事件、复杂的离岸股权结构曝光后,民族主义的大旗日益显露出民粹主义的破败色彩。所谓民粹主义,即违背一切游戏规则,违背一切诚信原则,只要是民族企业、民族技术,就毫无保留支持,甚至不顾该企业的股权结构到底如何,甚至违背中国传统的公序良俗,违背人类的普世价值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