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我是书虫

谁的卢浮宫?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蒋勋的卢浮宫》告诉你,原来你也有那种能力去欣赏原以为自己一无所知的东西,让你去建立自己的卢浮宫。

《蒋勋的卢浮宫》

蒋勋著

三联书店

2011年2月第一版

定价:42元

我曾经去过3次大都会博物馆。第一次纯粹是瞎逛,因为觉得到了这么个著名的地方,居然没去过,似乎挺丢脸的。第二次去,是因为受朋友的委托去看中国展。衔命而去,自然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第三次,是真的觉得,需要通过大都会博物馆的典藏,来丰富自己的知识。可是,那么庞大的所在,我实在不知道该看什么。于是,除了对卢舍那佛那神秘的印象之外,我什么也没有留下。

迄今为止,我仍然遗憾在数年的时光中,我居然对大都会博物馆仍然是一无所知。事实上,我简短地拜访了华盛顿的史密斯博物馆(Smithsonian),对于其中的印第安人历史印象深刻;我也去过两次纽约自然科学博物馆,对于恐龙的历史也记忆清晰。

我猜想那因为虽然是博物馆,但其实,大都会博物馆的全称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对于我这样的艺术完全的门外汉来说,读懂那些艺术品中的密码对我来说需要太多的知识。我除了慨叹自己素质低下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可抱怨的了。我可能因此落下了病根:国外的艺术博物馆,我基本上都绕着走。这种对于某种知识的完全无知,使我对艺术博物馆心生恐惧。

可是看完了《蒋勋的卢浮宫》,我却真的恨不得马上去看卢浮宫,根据蒋勋的指导,一一去对照其中所谈及的展品。

蒋勋所叙述的台湾游客的经历,我想我们许多大陆的成年人都曾经有过。“卢浮宫当然是要去的景点,时间连头带尾一共两小时。指定要看到的作品,有蒙娜丽莎的微笑、米洛的维纳斯、胜利女神雕像,所谓的‘镇馆三宝’。

当时卢浮宫还没有改建,只有一个入口,阴暗陈旧,动线很呆板,因此看完米洛的维纳斯,要走出希腊馆,上楼梯到二楼,穿过大长廊,为了争取时间,一路用小步跑,跑到长廊中段右转的一个小房间,看到人山人海的观众密密麻麻簇拥在‘蒙娜丽莎的微笑’面前。”

那是1972-1976年蒋勋在巴黎读书的时候,而刚刚开始致富的台湾人走出国门,他作为导游带他们去参观卢浮宫时候的情形。我猜想现在大陆的旅游团在卢浮宫里面,是否也是一样的表现呢?

但这或许并不是什么致命的问题,毕竟,对于许多游客来说,就像我一样,缺乏知识积累产生的恐惧感随时伴随。我们对这些伟大的艺术品心存敬畏,如果进入那个地方而没有看到那些东西的话,是会被人笑话的;于是我们就像蒋勋说的那样,我们流连的主要原因是我们要看那些画下面写着的“蒙娜丽莎的微笑,达•芬奇”;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仪式:拍照。

我来了,我看见,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这才是致命的。

蒋勋是这样写米洛的维纳斯的:“从后背观察,从尾尻部分向上升起的脊椎,像一枝莲花的茎,一直到颈部,是一条缓慢升起而充满韵律感的线条,正是希腊人体艺术中最有名的‘蛇形线条’。”

萨摩色雷斯胜利女神:“胜利女神右脚向前伸直,左腿向后,一种从天而降的姿态,海浪与巨风迎面而来,使她的衣裙飞起。衣裙的褶纹仅仅贴在女神丰硕而饱满的肉体上,感觉到被浪花溅湿的布料贴在身上的重量感,感觉到布料覆盖下厚实有力的大腿肌肉,感觉到从大腿到膝盖微微的骨骼结构起伏,感觉到小腿浑圆有力却又十分轻盈触碰船头的动作。欣赏胜利女神雕像是一件令人陶醉的审美过程,许多观赏者坐在大阶梯两侧,抬头仰望女神英姿,仿佛置身于古希腊的现场,风起云涌,有神破天而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