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读者来信

说“教养”不如谈法律

读者chenyehe:我赞成张教授起诉周立波名誉侵权。在此之前,我们也可以在道德上谴责周立波。但这些都无关于“言论权利”。不走法律途径,光玩“教养”,不顶用。

FT中文网编辑

《对于教养,我已经没有奢望》这篇文章清晰地透露出作者的情绪历程:被误解、被谩骂,而后愤怒,而后悲鸣,而后无奈,最终走向“不奢望有教养”的虚无主义和犬儒主义。我对作者持“同情之理解”与“理解之同情”。但是将周立波的问题上升到“言论权利及其底线”和“成功压倒是非”,未免有些过度阐释。

言论自由的价值只能在法律框架内体现,它的“底线”不可以往道德领域内随意僭越。现代民主社会,人在个人修养和道德水准上有无限堕落的自由——只要不违法。对于思想和言论,只要在法律框架内,说什么都是自由。言论自由的基本逻辑是,“善,会在各种思想的自由争辩中自然呈现”。这一逻辑显然隐含着这样的前提:没有教养的污言秽语也具有充分的正当性。这就是言论自由的代价。言论自由的价值和代价,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你不可能只要一面不要另一面。

个人认为,从法理上说,一般的私权冲突都和“言论自由”无关。两个人吵架,一个说了脏话,能叫“言论自由滥用”吗?另一个让他闭嘴,能叫“妨害言论自由”吗?根本不沾边。通常只有公权和私权发生冲突时,才可能出现对言论自由的损害。

我赞成受害方起诉周立波名誉侵权。在此之前,我们也可以在道德和文化上对周立波进行谴责和批评,但这些,都无关于“言论权利”。你不走法律途径,光玩“教养”,不顶用。

法律这个东西是非常好的。试举一个国内的经典案例:2006年刘子华夫人诉方舟子名誉侵权案:

已故巴黎大学博士刘子华发明了“八卦宇宙论”并预测太阳系存在第十大行星。“八卦宇宙论”是个什么玩意儿呢?它认为星体也分男女,而且要结婚,算来算去,天王星没有其他星球来结婚,所以预测太阳系还有未发现的第十行星。

这个“八卦宇宙论”显然非常荒谬可笑。方舟子也是这么认为的,他发表《欺世盗名的八卦宇宙论》一文,评价刘子华“欺世盗名”,是“来自中国的江湖术士”。

刘子华夫人及儿子一纸诉状把方舟子告上法庭,认为方舟子侵犯刘子华名誉权。北京市高院判决原告胜诉,方舟子“使用缺乏根据且带有明显丑化、侮辱性质的词汇来形容刘子华,确实使刘子华的人格受到贬损,名誉受到侵害”。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荒谬可能是合法的,正确可能是违法的,法律管不了思想的荒谬和正确,但你违法了就要收拾你。

对待周立波也是如此,跟这种人谈教养有什么用,说什么言论底线更是无的放矢。告他,他骂一次告一次,以后不想有教养也要有教养。而周立波呢,他认为张教授“骂人在先”,他也可以起诉张。不过从这场口水战来看,周的表现倒是证明了张的评价是非常中肯的。

所以,言论的底线是“法律”,谁违法就收拾谁。而在道德和修养领域内,比如周立波之流,可以无限地堕落下去,这是自由社会所允许的。这虽然令人生气,但你只能无可奈何。如我之前所说,这是言论自由的代价,是为了更高层次的善,而不得不容忍的恶。

读者:chenyehe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