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我是书虫

王国与权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默多克试图通过绑架公众,获得对于政权的影响乃至左右其权力。窃听门事件,无非是对新闻权力无限度追求的一种惯用伎俩。

《王国与权力》

【美】盖•特立斯 著 张峰、唐霄峰译

北京出版社

2001年9月第一版

定价:26元

在我不太漫长的新闻职业生涯中,我的意念经常重返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课堂,思考当时老师提出的一个悖论:当你发现一个持刀刺客正在向一个激情演讲的政客冲去的时候,你是大声呼叫,提醒政客,还是举起相机,拍下在你的职业生涯中千载难逢的好照片?

这不是我老师臆造的情景,而是曾经发生在日本的经典案例。我自己的答案,将会在文章结尾揭晓。不过,你的答案呢?

提起这样的一个话题,当然是因为默多克以及新闻集团的丑闻。我相信这个事件也将被列入新闻教科书。现在整个世界都纷纷扰扰,各执一词。关键的问题却在于:到底哪里出了错?

关于新闻的教科书,其实我一直也在重返一本经典的著作,前《纽约时报》记者,普利策奖获得者盖•特立斯的《王国与权力》。如果说这本著作仅仅是一个关于《纽约时报》的历史的话,那么未免将这本经典过于简单化,我认为它根本就是一本关于新闻、关于媒体、关于新闻与权力、社会等等的心灵百科全书。

长达560多页的书一直都在絮絮叨叨地讲《纽约时报》从19世纪中期被奥克斯家族购买之后,出版人家族、总编以及一些重要的记者编辑之间的斗争。故事延伸到其初版的1960年代,然而格局无非如此。

在新闻职业之外的人看起来,特立斯可能多少有点大惊小怪。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所叙述的,不过是奥克斯-苏尔兹伯格家族如何去平衡报社的重要编辑之间的关系,以及报社的潜在总编、各个版块的编辑之间如何彼此倾轧、勾心斗角以取得对报社的控制权的大大小小的事件。

相对于一个国家的政治斗争而言,《纽约时报》的故事中,没有血腥、没有屠杀,也没有众多明星的八卦绯闻。为了一个版块的主编位置,为了一个报纸的新闻控制权如此殚精竭虑,是否有点小题大做?

但是对于《纽约时报》的出版人家族以及报社里的编辑们而言,一个报纸版块的控制权却是一件生死攸关的重大事件。这个事件所涉及的不仅仅是一个编辑的个人荣辱成败,乃是公众利益的维护落于谁手的斗争。

长久以来,在《纽约时报》内部,对新闻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存在着两种具有重大分歧的观念:一种观念认为,新闻乃是行使公众监督权的重要工具,报社应该利用这样的一种公器,去质问和揭露政权,从而取得社会普遍公义的实现。也就是说,新闻乃是实现社会理想的一种工具。另外一种观点认为,新闻不过是对纷繁的社会现实的一种记录,它的目标不过是向公众提供它的专业记者编辑所探索到的、了解到的真实,从而还给公众一个真相而已。至于对社会正义的判断,权力并不在于新闻手中,而乃是社会自己的责任。换句话说,新闻不过就是一种特殊的职业而已。

如此一来,对于版面的控制,就成为了如何处理新闻与社会之间关系的重大议题。双方剑拔弩张,想要把对方赶出编辑室,而出版人家族则艰难困苦、小心翼翼地在其间寻求一个动态的平衡。

所以,《纽约时报》的标语“一切适合刊登的新闻”,事实上成为了一个具有多种歧义的文本。一个解释是:不惧强权,不求闻达,不问富贵,也要暴露真相,实现人世间的公义;另外一个解释是,对于社会与世界,所见即所得,还民众一个真实无差的世界。60年代与李普曼齐名的记者詹姆斯•雷斯顿(James Reston)曾经提出在《纽约时报》著名的论断“不撼船”(Don’t Rock the Boat),意思是不搅动社会的不安与混乱,也就是对于新闻应当谨守自我权力边界的一个规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