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国债

短线观点:美国违约的预演

希腊危机对两周之后美国可能出现的违约,是个预演。虽然市场仍然认为美国政客们不至于蠢到那个地步,但投资者应该重新审视“美国国债无风险”的错误假设。

被泄露出的希腊纾困方案草案显示,该国的信用评级有可能被下调至“选择性违约”级别。这将使希腊成为自其1964年上一次违约以来首个出现违约的发达国家(根据经济学家卡门•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的历史记载)。

遗憾的是,人们似乎再一次把重点放到了通过降低利率和延长还款期限、来降低希腊偿还债务的难度上面。草案中没有什么措施能够缩减希腊债务的规模——该国债务水平即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0%。欧洲领导人对着希腊这个“破罐子”狠狠踢了一脚,可它还是停留在路上。

即便如此,市场仍感到欢欣鼓舞。葡萄牙和冰岛庄严地承诺将偿还债务,作为回报,它们的“罐子”被踢到了远处。意大利和西班牙应该会受益于这笔纾困基金——作为方案的一部分,该基金新近获得了购买这两个国家债务的权力,此方案并未将流动性和偿付能力混为一谈。

对于市场而言,希腊违约,对于另外一起真正严重的事件,可能是一次有用的预演。那个事件就是美国可能在两周之后违约。尽管难以相信,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种结果正在变得越来越可能出现,那就是绝不同意增税的共和党人与绝不同意削减开支的民主党人无法达成协议。

市场认为,美国政界人士还不至于愚蠢到那个地步。美国国债收益率依然维持在极低水平,就说明了这一点。但无论如何,投资者都应重新审视“美国国债无风险”的错误假设。

由于资本资产定价模型(CAPM)和现代投资组合理论的广泛使用,美国国债收益率实际上已经成为整个投资界的灵魂。

如果美国国债收益率不能再基于“无风险”假设,投资者就必须寻找其它基准来配置他们的投资,并且要以不同的眼光来看待估值。当前,公司债券直接依据美国国债利率定价,而股票、杠杆式收购,甚至是农地投资,因为估值时要使用到贴现率,也都受到美国国债利率的间接影响。

译者/邢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