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西方应为中国通胀减压

高盛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奥尼尔:全球危机过后,中国经济将靠消费拉动,但如果中国通胀不断加剧,这种愿景就无法实现。西方应该帮助中国减轻通胀压力,因现在世界特别需要中国国内经济强大。

不少颇受尊敬的评论人士现在都开始扬言,世界即将毁灭,考虑到近来欧洲和美国同时发生的一系列重大经济事件,这样的说法或许并不意外。眼下,信用评级被调降的美国和努力维系欧元存在的欧元区,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但幸运的是,还有一些重要的其他大国和经济驱动因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中国及其对通胀的担忧。

如今,所谓的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需求对于全球经济的重要性,已经超过了美国和欧洲。本世纪头十年,金砖四国为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贡献了大约8万亿美元,相当于七国集团(G7)增长总额的80%左右。未来十年,金砖四国可能将再贡献大约12万亿美元,为美国和欧元区总和的两倍。

在金砖四国中,中国显然最为重要,就此而言,中国周二发布的最新通胀数据意义尤其重大。中国7月份消费价格再次略有上涨,通胀率达到6.5%。通胀问题令中国领导人担心,但这实际上很可能是一段时间内的最后一次增长。到今年年底,通胀率应该会回落至5%——甚至可能更低。到明年,应该会向4%的水平滑落。但如果这一切未能如愿,结果可能会给欧洲和美国带来更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如果其它新兴国家也出现同样情况的话。

现在,中国的通胀形势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重要话题。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应对本国国内的挑战固然十分重要,但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全面考虑任何政策改变可能给其它国家造成的后果,也变得越来越重要。西方各国央行肯定都在谋划出台新的货币刺激措施。但考虑到全球大环境,它们也许更应该采取行动,帮助目前及未来的出口市场减轻通胀压力。

未来十年,韩国、印尼、墨西哥和土耳其等其它重要的发展中经济体也将迅速增长。但与中国的情况一样,对于所有这些国家而言,要想推动国内需求增长(进而推动全球经济发展),真正关键的是借助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减轻通胀压力。而对欧美出口的重要性要小得多。

中国亦是如此,且鉴于其经济的规模,情况只会更甚。实际上,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中国国内经济的强大。我想这一愿望有可能实现。全球危机爆发之前,中国经济是靠出口和投资拉动的。危机过后,中国经济将靠消费拉动。但如果中国的通胀不断加剧,这种愿景就无法实现。

最新的零售指标显示,中国的消费开支可能每年增长约20%。中国目前的消费规模为2.1万亿美元。假定这一水平仅为官方GDP数据的35%,那么20%的增长相当于每年为GDP多贡献4000亿美元。金砖四国其它成员的消费增长总值也大体相当,这意味着,仅这四个国家,今年一年就将为全球增长增加约8000亿美元。

如果再把所有下一梯队的发展中市场的国内消费总值加起来,你会发现,世界已不再依赖美欧的领导。实际上,G7领导人现在不由得希望,当前消费的快速增长能够持续下去,因为这确实是唯一似乎能让它们摆脱当前困境的办法。

由于中国及其它发展中经济体最近出现的通胀,主要都归因于食品和能源价格上涨,这应该会让G7政策制定者在出台任何新的货币刺激及其它形式的刺激措施之前,仔细考虑这些措施可能带来的后果。如果这些刺激措施导致美元再次走软,由此引发新一轮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可能会间接让这些国家的问题进一步恶化。出台一些旨在扫清本国增长障碍的更明确的政策可能更为有效,并有利于大宗商品价格的下降。我们的政策目标应该简单明了:推动这些关键出口市场的经济增长——未来西方将越来越需要这些市场的帮助。

注:本文作者为高盛资产管理公司(Goldman Sachs Asset Management)董事长。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