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税务改革

美国税改必须兼顾紧缩与公平

加藤•罗特科普夫国际顾问公司总裁达维德•罗特科普夫:最好的对策是对富人征收公平的税率。同时,美国还需要大幅削减开支,并最终拿出进一步的刺激举措以提振就业。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呼吁对美国的超级富豪们增税,这件事的不同寻常之处不在于一位亿万富翁要求政府从自己荷包里拿走更多的钱。其不同寻常之处在于有人注意到这件事,因为巴菲特宣称富人应缴更多税的论断远不如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勇敢。

上世纪大部分时间,美国最富有人群所纳税款与其收入之比要比现在高得多。在历次国家危机中,富人们缴纳的税率也高得多,那时的人们感到在危机时刻向富人求助更是理所当然的。于是在一战前后,最高税率达到了73%。在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之后的恢复期,最高税率攀升至79%,而在二战最激烈时期则飙升至94%。

尽管有“对富人课以重税不利于创造就业和经济增长”这样的套话,但对富人征收重税也是美国大扩张时期的特征,包括二战后的繁荣期。同时,美国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开始推行减税后的十年,是美国历史上首个就业岗位没有出现净增加的十年,这也证明减轻最富有人群的负担对促进就业并无明显好处。

如巴菲特和其他富人常常指出的一样,如今富人享受的低税率不仅与美国树立已久的金融原则和社会原则不符,而且由于对资本利得、附带权(carried interest)和其它投资类型和财富流(主要由上层社会享有)的更多税收优惠,实际税率甚至比乍看之下还要低得多。事实上,正因如此,才会出现巴菲特缴纳的税率比他许多员工还要低这种怪事(如他本人指出的那样)。

不,真正的问题在于,有人呼吁结束这场递减税率的实验、恢复原状,为什么这会成为新闻焦点,弄得沸沸扬扬?递减税率不仅剥夺了政府所需的资源,还进一步扩大了收入不均。人们的反应表明,未来这段要在不得已为之的财政紧缩和公平之间取得平衡的时期将会多么令人担心。

美国的穷人和中产阶层对政府的依赖程度远高于富人,因此即将开始的预算削减对他们的伤害也更大。未来几年内,美国的经济增长都会比预计的更为疲软,因此赤字可能会大大超过目前的官方预测,有鉴于此,单凭削减开支将无法实现所需的收支平衡。

然而,关于如何对高收入者征税的混乱局面对左右两派都有负面影响。右翼阵营方面动不动就抛出低税收与增长相关的错误观点。但一些左翼人士也只关注对“超级富豪们”课以重税,而排斥解决美国经济问题所需的其它举措。然而,即便大幅提高对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人群征税的税率,在未来十年中或许也只能为政府增加5000亿至6000亿美元的收入,这对于实现美国的预算平衡只是杯水车薪。

当然,这一举措聊胜于无。实际上,这是必须之举,但仅有这是不够的。美国将需要相当规模的新收入来源,以及大幅削减开支(特别是假如美国当前的经济增长疲软继续的话),而且最终必须拿出更多刺激措施来提振就业。

最好的对策是对富人征收公平的税率,同时像几乎所有其它西方国家一样,设立增值税或其他与消费相关的税种。某种形式的碳排放税也会是不错的对策,特别是如果其征收能够促进税则的简化以及基础设施投资的话。当然,我们也必须纠正小布什和奥巴马(去年12月份时)的错误,不再延长小布什对美国最富人群的减税方案。

自然,在未来的政治辩论中,你不会听到任何上述这样的观点。不过,过去几十年中只缴纳了一部分应缴税款的美国富人会对未来不可避免且十分重要的税改进行激烈谴责,从中你便能看到这些观点的影响。之后,当2012年大选尘埃落定,真正的行动就要开始了。

本文作者达维德•罗特科普夫(David Rothkopf)是加藤罗特科普夫国际顾问公司(Garten Rothkopf)总裁,《超级精英》(Superclass: The Global Power Elite and the World They Are Making)一书作者

译者/吴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