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IMF

IMF需要更大财权

IMF前总裁维特芬:非常问题需要非常手段。IMF应该设立一个种新的“债务贷款”,允许IMF从所有盈余国家借入大量资金,从而向债务国提供临时融资。

非常问题需要非常手段。全球金融体系正受到一场新危机的威胁,这场危机甚至可能比2008年危机更为严重。投资者最近纷纷避开意大利和西班牙,导致股市出现恐慌,而此前股市已经因为可能出现的经济下滑和美国政治僵局而感到不安。要遏制这种恐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应该创建一种新的“债务安排”来帮助债务国解决财政困境。

当前危机没有任何放缓的迹象。欧元区国家领导人已经实施了在当前货币一体化阶段政治上所有可行的举措。欧洲央行(ECB)和美联储(Fed)已接近能力极限。诉诸于债务削减(即有组织的违约)将有利于有关国家,但会让欧洲的银行、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发生巨额亏损,带来堪与2008年雷曼(Lehman)破产时期相比的系统性风险。

眼下的问题已经超出了发达国家的能力范围。然而,该问题还威胁到全球经济增长,因而波及新兴国家。中国、印度、巴西等国家的股市也在下跌。但这些国家的央行持有最大规模的储备盈余。我们需要新的有效措施以在全球层面上解决问题。

我担任IMF总裁期间(1973年至1978年),IMF在1973年成功设立了“石油贷款”以解决欧佩克(OPEC)的盈余问题以及由此导致的赤字问题。我们还在1977年设立了“补充贷款”——事实证明,这种贷款在应对拉美债务危机的过程中扮演了至为关键的角色。我们现在为何不创建一个“债务贷款”,为那些陷入困境的主权国家提供解决本国债务问题的空间?

先前的贷款之所以有效,正是因为IMF的举债能力受到其融资体制的限制——IMF是通过按照成员国规模分配的配额进行融资的。因此1973年油价大幅上升之际,欧佩克成员国突然间拥有了远高于本国配额的国际收支盈余。“石油贷款”允许IMF(所持有的欧佩克成员国货币规模相对较小)更多举债,并将这些资金贷给那些因油价上涨而出现赤字、但又无法轻易通过商业银行融资的国家。

这些贷款资金让各国有更多时间来削减赤字,从而削弱立即减赤导致的衰退效果。当今的形势在许多方面有所不同。但相似之处在于,许多新兴国家和欧佩克国家都拥有与其在IMF配额不相符的巨额盈余,而发达国家正疲于说服银行继续提供关键融资。

一种新的“债务贷款”将允许IMF从所有盈余国家借入大量资金,从而甚至可以向意大利这样的大国提供临时融资。此类国家可以向IMF申请可满足两年所有融资需求的备用贷款安排(SBA)——直至其大幅削减预算赤字。这将安抚市场情绪,促使利率降至正常水平,而SBA将只被部分使用,甚至完全不使用。

有了这种贷款,除了欧洲的德国之外,赤字国还有可能利用中国、日本或中东国家央行持有的巨额储备。

对盈余国家而言,这将比直接为赤字国家融资更具吸引力。IMF的融资在任何违约情况下都始终享有优先偿还权,因此提供融资的国家的风险极小:如果过后它们希望动用IMF的资金,就可以使用这些贷给IMF的资金。这些资金将依然留存在各国央行的储备中,不会影响纳税人。

最后一个优点是,意大利和西班牙这样的大国将受到IMF的制约。这样一来IMF就可以接手欧洲央行在做的工作,后者大胆收购债务国债券需要适当的财政政策支持。这显然是更适合IMF、而非欧洲央行的任务。它将恢复市场信心,因此最终融资活动可以再次被正常的市场机制接管。

扭转经济衰退的恶性循环迫切需要国际社会的行动——许多被债务问题压得喘不过气的国家将无力对抗这种恶性循环,反而会加大衰退的力量。

本文作者曾于1973年至1978年担任IMF总裁

译者/君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