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露西

办公室里的年龄差距

员工年龄差异较大的机构,工作气氛易紧张

今天,在圣安东尼奥,我预计将有一场骚乱。不是年轻人要去砸窗户橱窗,就像前不久在伦敦发生的情景一样,而是中年管理专家因为他们的一头“圣牛”遭到攻击而被激怒。

在美国管理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Management)举办的年会上,有两位学者将登台演讲。他们将告诉与会的数千名全世界最政治正确的人士:年龄多样化不利于公司,也不利于员工。这两位研究者*总共调查了60家公司的8000名员工,发现员工中有老有少的机构,不是令人愉快的工作场所,员工流动率高,工作效率低下,并且充斥着愤怒、焦虑和厌恶等情绪。

虽说偶尔听到有人说一两句多样化的坏话令人欣喜,但是上述结论还是让我觉得奇怪。我可以想象性别多样化可能会产生这样的负面效果;事实上,与男人共事有时的确会激起我的愤怒、焦虑和厌恶。历史告诉我们,种族多样化也会引发冲突。但是在年龄多样化问题上,我还真不这么看。

这两位研究者举出了两点理由来支持他们的结论:人们和年龄相当的同事关系更好;年龄参差不齐,则会导致“违反职业生涯时间表规范的现象”。换言之,当年轻一辈得到提拔,职位高过年长者时,年长者会感到不爽;而年轻一辈则会因为年长者占据某个职位、阻挡了他们的升迁而不爽。

虽然这番理论听上去合情合理,却与我自己的经验不符。当我的“职业生涯时间表”被比我年轻一、二十岁的人触犯时,我的愤怒和憎恨,远少于被同龄人触犯的时候——这纯属个人感觉。至于关系,虽然说与同龄人交往的确比较容易,可是我并无意广交朋友。只要在工作中有三两个朋友,我就十分乐意与所有其他人和睦相处。

只与同龄人共事的想法让我觉得厌烦:那就像重返学校。工作中最美好的事情之一在于,这是唯一一个你能够与家人以外、不同年龄的人接触的地方。22岁刚刚踏入职场时,我兴奋地发现,我能够和年届30的人平等交谈。我也记得当时我还想着,同事中一些50多岁的人可以成为我的楷模,我乐意向他们学习。

当一个人年龄逐渐增长时,这样的楷模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你发现情况颠倒了过来。在时间的神奇魔力之下,你自己成了一个样板——不过,就我而言,似乎并没有多少年轻人要向我借鉴经验,这真是一件憾事。不过我还是觉得,有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同事坐在办公室里的普通椅子上,是一种极大的乐趣。我们或许不能成为朋友,但我想我们会发现彼此各具其趣。

如果这就是全部内容,我会全然否定这项研究。然而,该研究中包含了一项极有道理的条件。当中指出,年长者与年轻人共事未必会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快:只有在鼓励员工流露情绪的工作场所才会这样。在情绪受到抑制的公司,不同年龄段的人似乎能够更好地相处。

这无疑正是一切现象的症结所在:问题并不在于年龄,而在于情绪。

职场中年轻一辈与年长者的最大差异是,年轻人是在一套固定的管理理念之下成长起来的,按照这套理念,披散着头发去上班没有任何问题。他们受到这样的教导:情绪应当发泄出来,方法就在于自我实现和创造。

我们这些年长的员工则受过不同的教导:创造源于努力工作,自我实现要不得。我们知道,在工作中须有专业精神,而这意味着要始终把头发盘起来。

这项研究提供了令人激动的证据:我们老一辈是对的——控制情绪对公司有利,对员工也有利。

所以,今天在圣安东尼奥,管理专家们在发飙之前,应该把头发盘起来,想想一条可悲地被人遗忘的管理真理:如果我们把情绪留在家中,我们大家就能够极为愉快地共事。我们可以或者拥有多样性,或者让情绪得到发泄,但是我们不能二者兼具。

* “年龄多样化在组织中何时显得重要及其原因”(When and why age diversity matters for organizations), 弗洛里安•孔泽(Florian Kunze)、约亨•门杰斯(Jochen Menges)著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