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联储

伯南克已错失良机

FT专栏作家克鲁克:伯南克大概一直在读英国《金融时报》,他听从了本报一些撰稿人的建议,没有提出新一轮定量宽松计划,这真是令人遗憾。

大概美联储(Fed)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一直是英国《金融时报》的读者。上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教授迈克尔•伍德福德(Michael Woodford)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穆罕默德•埃尔-埃利安(Mohamed El-Erian)为本报撰稿,极力劝说伯南克不要在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会议上(人们对他的讲话可谓翘首以盼)提出第三轮资产购买计划——即所谓的定量宽松政策。(在这方面)伯南克听从了他们的建议。上周五,伯南克在会上表示,美联储将保留选择的开放性,但他压根没有提及第三轮定量宽松(QE3)。每年,美国都会在怀俄明州的杰克逊霍尔举行央行行长会议。

这真是令人遗憾。我猜伯南克也会同意我的说法。修正后的数据显示,迟缓的美国复苏甚至比人们之前预计得还要慢,而这要求政府实施新一轮货币刺激。可问题在于,伯南克必须要说服美联储决策委员会中持不同意见的成员。面对越来越大的政治阻力,他还必须要向全国民众解释这项政策——根据美联储当前的介入条件,这样做的难度很大。

为何英国《金融时报》那些受人尊敬的怀疑者会反对新一轮定量宽松举措?伍德福德教授提出了两大反对理由。首先,他认为,如果规模有限,QE3对刺激需求几乎不会起到什么作用;其次,让美联储“回避更加明确地阐释其未来政策目标的要求”,将弊大于利。

对于第一点,解决办法很简单:大幅扩大新定量宽松政策的规模。第二点的解决办法也十分简单:上周,伯南克既没有提议QE3,也没有进一步阐明美联储的政策。伍德福德强调建立一个明确政策框架的维稳作用是对的。但什么都不做真的比QE3更好吗?要记住,根据伍德福德自己的分析,阶段性的定量宽松传递出了美联储目标的相关信息。

如果美联储能明确说明它的想法,那就再好不过。遗憾的是,据称作为美联储行动指针、未予公布的通胀目标,很难轻松地证明所需的新刺激措施合理。美联储需要为自己的行动换一套理由。伍德福德主张一个价格水平目标。而我更倾向一个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目标,原因我在两周前已经解释过了。目前,这两个目标的方向是相同的。

但伍德福德的观点有些本末倒置。QE3不仅不会让美联储回避,反而会给它施加压力,促使其改变目标,同意出台QE3。当然,这正是导致QE3如此棘手的原因所在。

购买资产令美联储难堪,但还没有难堪到解释称通胀暂时上涨如今是美联储一项政策的地步。(价格水平目标和名义GDP目标都会产生这种结果。)理想的情况是,美联储咬紧牙关,同时采取两种措施:选择正确的目标,并动用所能获得的最佳工具来实现这一目标。但在敢于公开提出一个新的框架——这种情况可能永远不会出现——之前,找不到支持理由的QE3,总要强于没有任何刺激措施。

作为全球最大债券投资机构之一的首席执行官,埃尔-埃利安反对的理由不同。他表示,与一年前相比,美联储的选择余地更小——目前通胀更高,创造就业面临的结构性障碍更大,外部环境更为恶劣,美联储本身正受到抨击,金融市场“对美联储休克疗法已没有那么敏感”。换言之,定量宽松无论剂量大小,影响都不及从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