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元区

德国退出欧元区如何?

德国工业联合会前主席亨克尔:我认为,奥地利、芬兰、德国和荷兰应该脱离欧元区,并创建一种新的货币,欧元区剩下的国家继续使用欧元。

我是欧元的早期支持者之一,现在我却认为,我对欧元的支持是我犯过的最大的专业性错误。不过,我头脑中的确有个办法可以解决这场愈演愈烈的危机。

我之所以改变立场,是基于三个理由。首先,政客们违背了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Maastricht treaty)中许下的所有承诺。他们不仅出于政治原因容许希腊加入欧元区,而且还无数次违反了“成员国年度预算赤字不得超过该国国内生产总值(GDP)3%”的基本规定。他们从未对违反这一规定的成员国实施过强制性罚款。最恶劣的是,首轮希腊纾困计划的出台,使得“不纾困”条款已形同虚设。

其次,“放之欧元区各国而皆准”的欧元,已变成了一种“放之欧元区任何一国皆不准”的货币。由于能够以比本国先前利率水平低得多的德国利率水平借贷,希腊政客们得以累积起巨额主权债务。西班牙央行眼睁睁地看着本国房地产泡沫越吹越大,却无法上调利率。由于被剥夺了货币贬值的能力,“欧洲南部国家”丧失了竞争力。

第三,欧元并没有让欧洲团结起来,而是加剧了欧洲各国的不和。雅典的学生、里斯本的失业者和马德里的抗议者不仅抱怨本国的紧缩措施,他们还对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表示抗议。此外,欧元扩大了欧元区成员国与非欧元区成员国之间的裂痕。罗马尼亚当然愿意加入欧元区,但有谁会认为英国或瑞典觉得加入一个“转移联盟”具有吸引力吗?与此同时,对欧元的不满也影响到各国对欧盟(EU)自身的认可。

政客们开出的药方只能缓解疼痛,不能去除真正的病因。“欧元”这位病人得了三种互不相关的病: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许多银行的状况现在仍不稳定;被高估的欧元对“欧洲南部国家”(包括比利时和法国)的竞争力造成了不利影响;一些欧元区国家背负着巨额债务。若宣称有别的药方可以轻易去除这些病因,那是在忽悠。但断言根本没有别的药方能够治欧元的病也是不负责任的。请往下看。

A计划(“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欧元”)的最终结果将伤及各方的利益。纾困协议把欧元区带上了一条通向不负责任的转移联盟的坎坷道路。如果想让每个人都对所有人的债务负责,那最终就是没有人负责。欧元区领导人之间的竞争将集中在看谁能以邻为壑为本国尽可能多地牟取利益上。其结果显而易见:债务越来越多,通胀水平越来越高,生活水准越来越低。欧元区的竞争力定将落后于世界其它地区。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提出的B计划称,希腊违约“未必是无序的”,或会导致其脱离欧元区。但是,希腊违约或脱离欧元区所蕴含的风险太高,令人无法承担。一旦相关消息传出,首先是在雅典,接下来是里斯本、马德里、或许还有罗马,人们将蜂拥进银行挤兑。“债务减值”也不会提高希腊的竞争力。希腊人很快就将被迫再次要求“债务减值”。而且,我们现在要讨论的已不只是希腊,还有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恐怕很快会轮到法国。

正因如此,我们才需要一项C计划:奥地利、芬兰、德国和荷兰脱离欧元区并创建一种新的货币,剩余国家继续使用欧元。如果精心筹划并认真执行,C计划有可能获得成功:贬值后的欧元将提高剩余国家的竞争力,提振它们的经济增长。相比之下,“欧洲北部”国家的出口将受到影响,但它们的通胀水平将会下降。一些非欧元区国家很可能会加入这个新的货币联盟。根据经济表现,两个联盟的成员国应当可以灵活地脱离这个联盟加入那个联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